《三生三世枕上书》

下载本书

第三卷 阿兰若第一章

作者:唐七公子 字数:1858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全能游戏设计师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三生三世枕上书 生于1984 男欢女爱 女帝的大内总管 合租医仙 重生过去当神厨 宿主请留步 军婚撩人 狼与兄弟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无敌天下
    有一句话是情深缘浅,情深是她,缘浅是她和东华。txt全集下载有一个词是福薄,她福薄,所以遇到他,他福薄,所以错过她。

    她一瞬觉得自己今夜真是个诗人,一瞬又觉得自己没有出息,明明已放过狠话,说东华帝君从此于自己不过四个字而已,这种浮生将尽的时刻,想起的居然还是他。

    夜风微凉,水月潭漾了一湖波光,倒映着皎皎的明月。

    沿着潭边栽种的白露树参差向天,令十里神木林徒显幽凉。

    这一番景致,粗瞧,似乎同近来数个日夜都没有什么不同。

    但梵音谷这个地方,原本四时积雪,水月潭就生在王城边儿上,按理说也该覆盖上皑皑的雪幕。可此时,此地,却不见半分有雪光景。

    因这个空间,它其实是个梦境。阿兰若的梦境。

    这个梦境虽与梵音谷吻合得如同水中倒影,但真正的梵音谷乃是同四海六合八荒相系,延展开来,当得起广阔垠四个字。而此地,却仅是个有边有角的囚笼。

    东华和凤九陷入这个囚笼,已经三月有余。

    掉进阿兰若这个梦境时,凤九竭尽周身仙力凝出来的护体仙障成功被毁,三万年修行一朝失尽,身子虚弱得比凡人强不了几分。

    屋漏偏逢连夜雨。未承想,阿兰若的梦境中竟蓄养着许多恶念,恶念豢出小妖来,专吸食人的生气。从天而降的凤九,正好似一块天外飞来的丰腴馅饼,令饥肠辘辘的小妖们一顿饱餐。待东华穿过蛇阵来到她跟前,她雪白的面庞,已浮现出几分油尽灯枯的症头。

    瞧着这样的凤九,东华的脑子有一瞬间空白。

    他一向晓得她乱来,却没有料到她这样乱来。原本以为将天罡罩放在她的身上,论她出什么祸事,保她一个平安总该没有什么问题。这个事,却是他考虑不周。

    他晓得她对频婆果执着。但据重霖提给他的册子来看,她往日里为饱口腹之欲,执着得比这个过的事情并不是没有。

    册子里头载着,她小时候有一年,青丘的风雨不是那么调顺,遇到枇杷的荒年。但她在她们家洞府后山育出了一棵枇杷树,且这棵枇杷树还结出不少皮薄肉厚的鲜果。住在附近的一头小灰狼犯馋,摘了她几个果子,被她坚持不懈地追杀了整整三年。

    因有这个前车之鉴,那时,当他问她拿频婆果是做什么用,她答他是为了尝尝鲜,他就信了。这个尝鲜还同他近来越发看不惯的燕池悟连在一起,当然令他很不愉。

    是以,姬蘅那夜向他讨果子,恓恓惶惶地说,唯有此果能解一部分绵延在她身上的秋水毒,望他赐给她这个恩典时,他并未如何深思,便允了。

    这种事情,他也不觉得有什么深思的必要。

    那阵子他一直有些烦心,纠结于如何兵不血刃地解决掉燕池悟。

    要让他彻底消失在小白的周围,又不能让小白有什么疑心,是一件不大容易之事。

    凤九与他是不同的,东华其实一直晓得。但这个情绪,他很长一段时间却没有意识深究,或没有工夫深究。

    况且这种事情,同佛典校注不同,并不是深究就能究出结果,有时候,还讲求一个机缘。

    东华恍然自己同凤九到底是个什么关系的机缘,于宗学竞技那日,降临在他的头上。

    彼时,他坐在青梅坞的高台上,垂眼望去,正瞧见凤九三招两式间将同们一一挑下雪桩。收剑回鞘的时候,她樱色的唇微微一抿,浮出点儿笑意,流风回雪的从容姿态,令他第一次将她同青丘女君这个神位连起来。

    脑中一时浮现出端庄淑静这四个字。

    端庄淑静,她竟也有担得起这个词的时候,令他感到鲜,且有趣。

    比翼鸟族的一个小侍者战战兢兢地呈上来一杯暖茶,他抬手接过茶杯抿了一口,目光再点过去时,却见她已收了笑意。

    她似乎觉得方才那个笑有些不妥,趁着众人不注意,轻轻地咬了咬下唇,又飞地瞄了周围一眼,像是担心有谁看到。因她的唇色太过饱满,轻轻一咬,下唇间便泛出些许白印,犹如初冬时节,红樱初放,现出一点粉色的蕊。

    他撑住下颌,突然觉得,如果要娶一位帝后,其实凤九不错。

    这个念头蹦出来,他愣了一下。然后,他认真地想了一会儿。

    不,与其说她不错,毋宁说这四海六合八荒之中,她是唯一适合的那一个。又或者说,她是唯一让自己喜欢的那一个。

    思绪飘到这个境地,他突然有些明白,近段时日自己的所作所为,到底为的是什么名目。

    原来,自己是这么想的这桩事,这么想的她。

    原来,自己喜欢她。

    但为什么万千人中,独独喜欢上了凤九,他虑了半晌,归结于自己眼光好。因为自己眼光好,本能地发现了她这块璞玉,他想要喜欢她,自然就喜欢上了她。喜欢这种事情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

    论如何,此时阿兰若之梦这个囚笼中,只要有他在,小白不会有什么事。

    比起阿兰若之梦中的宁和来,梵音谷近的氛围,却着实微妙。

    那日,东华帝君顶着重重闪电滚滚怒雷,义反顾地踏进困住凤九的结界,这个举动,令跪在蛇阵外的一干人等都极其震惑。

    帝君他避世十来万年,虽说近两百年不知因什么机缘,单单看重他们梵音谷,时常来谷中讲学述道,但在谷中动武,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帝君他提剑于浮生之巅睥睨八荒的英姿,一向只在传说中出现,那会是什么模样,他们只敢偷偷地在睡梦中遥想。孰料,连七万年前灭天噬地的鬼族之乱亦未现身的帝君,今日竟这样从容地就卸下一身仙力,毫犹疑地入了阵中?

    此是一震。[棉花糖小说网mht.l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在跪的臣子们中间,颇有几位对帝君和姬蘅的传闻有耳闻。从前列位一直暗中猜测着,东华同他们的乐师姬蘅之间,是不是另有什么隐情。但今日这个局面,却又是唱的哪一出?

    此是一惑。

    一震一惑后,列位小神仙在思而不得之中,突然悟了。

    帝君之尊,巍巍唯青天可比,帝君之德,耀耀如日月共辉。此种大尊贵大德行,染了凡味儿的区区红尘事安能与之相系?姬蘅,连同此时被困的九歌公主,定然都同帝君没有什么。帝君千里相救九歌公主,一切,只在一个仁字,此乃尊神的大仁之心。

    想他们先前竟敢拿自己一颗凡世俗心,妄自揣测帝君的大尊贵大德行,真是惭愧,惭愧。

    他们一面在心中忏悔着自己的龌龊,一面抬眼关心结界中有什么危险动向。然后,他们揉了揉眼睛地瞧见,身负重伤的、享有大尊贵拥有大仁德的帝君他老人家,正自然地,缓慢地,将手放在九歌公主的侧脸上。

    他们的惭愧之心卡了一卡。

    ……这也许是在表达一种对小辈的关怀?

    但下一刻,他们使劲揉了揉眼睛地瞧见,帝君他自然地帮九歌公主绾了耳发,凝眸注视了公主半晌,然后温柔地将公主搂进了怀中。

    他们的惭愧之心又卡了一卡。

    ……这也许是天界近比较流行的一种对小辈的关怀?

    但紧接着,他们加使劲揉了揉眼睛地瞧见,帝君的嘴唇擦过了怀中九歌公主的额头,停了一停,像是一个安抚的亲吻,且将公主她深地往怀中带了一带……

    在跪的小臣子们片片惭愧之心顿时散若浮云,个个压住倒抽的凉气,心中沸腾不已:“这个情境,莫非是帝君他动了尘心?帝君他老人家竟然也会动尘心?帝君他老人家动了尘心竟然叫我给撞见了?我的妈呀今天真是撞了大运!”

    此后又发生了什么大事,小臣子们不得而知,因他们正激动的时候,浓云不知从何方突然压下来,将解忧泉笼得严丝合缝,入眼处只一派森森的墨色。

    待似墨的云潮滚滚退去后,结界中却已不见帝君二人的影子,只剩四尾巨蟒依然执着地守护着这个琉璃般脆弱的空罩子,咝咝地吐着毒芯。

    巨蟒们眼中流露出愤怒和悲伤,注目着结界,像是在等待着阿兰若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那片淡蓝的光晕中。它们铜铃般的眼中流下血红的泪,好像为此已等待许久,长得那样可怕,这个模样却很可怜,令人略感心酸。

    帝君入阵,解忧泉外,照神位来排,位阶高的自然当数连宋君。

    比翼鸟的女君领着众臣子巴巴地望着连三殿下拿主意。连三殿下远目良久,扇子在手中敲了敲:“累诸位在此跪了许久,先行散去吧。不过今日事还需列位记得,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若是往后本座听说了什么,这个过错,”挑眉轻描淡写地道,“怕是要拿你们阖族的前程担待。”

    一番话说得客客气气,却是软棉团里藏着利刀锋,着实是连宋君一向的做零级大神/19181/派。女君率臣子们领旨谢恩,站起来时腿在抖,走出老远,腿还在抖。

    连宋君担着一个花花公子的名头,常被误会为人不牢靠,但四海八荒老一辈有见识的神仙们却晓得,倘遇到大事,连宋君的果决胜乃父。

    都说天君三个儿子数二殿下桑籍聪慧有天资,因出生时有三十六只五彩鸟从壑明俊疾山直入云霄,绕着天后娘娘的寝殿飞舞了九九八十一天。

    不过连宋君的拥趸们却觉得,连三殿下的英明聪慧其实甚于二殿下,只不过,三殿下他降生在晖耀海底,其吉兆自然应关乎水中的游鱼,而非天上的飞鸟。( )再则,当初掌管四海水域的三殿下甫一坠地,令天君头疼多日的四海水患一朝之内便得平息,这便是三殿下生而不凡的例证。三殿下的呼声不如二殿下,不过是三殿下他为人谦谨,不愿同二殿下争这个虚名罢了。

    自然,连宋君风流一世,打小就不晓得谦谨二字该怎么写,用此二字评断他纯属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过论资质,他确是比桑籍要强上那么一些。

    当年不同桑籍争储君之位,乃是因连三殿下他一向有大智慧地觉得,巧者劳智者忧,表现得能些才不会被浮生浮事负累,如此,方是真逍遥。

    但天有不测风云,纵然连宋君他于此已早早领悟得道,可仙途漫漫,谁没有一两个朋友。为朋友两肋插刀之事,也需偶尔为之。负累二字,有它不能躲的时候。

    譬如此次。

    此次,若非他连三殿下在这里兜着这个局面,东华身负重伤或将羽化的传闻一旦传开,料不得八荒都或将动上一动。

    东华这些年虽退隐不大理事,但只要人还在太晨宫或碧海苍灵驻着,于向来难以调伏的魔族而言,已是一个极大的震慑。再则,他们这些洪荒时代的上古神祇隐藏了太多关乎创世的秘辛,连他也料不到若东华此行果然凶多吉少,八荒六合之中,一旦传开来会是一番什么境地。

    连三殿下收起扇子叹了一叹。帝君他存于世间的意义重要至斯,寻常人看来,怕是十个百个凤九都抵不上他一根手指头,他自个儿留遗言倒是留得痛,看样子也没有意识到,于天下苍生而言,这是桩亏本的生意。

    不过,连宋君的君令虽然沉,能压得比翼鸟一族顷刻间在他跟前作鸟兽散,要压住燕池悟这个魔君,还差那么一小截。

    拿小燕的话说,他大爷从小就是被吓大的,岂会害怕连宋一两句威胁。

    再说,连宋说得太文绉绉,他压根没有听出来他说的是一篇威胁之词。他大爷随之离开,是为了将他心爱的姬蘅公主送回去。

    结界中东华对凤九毫预兆的温柔一抱,连小燕都怔忪了片刻,遑论姬蘅。小燕回过神时,注意到姬蘅面如纸色,死死地咬着嘴唇,几乎咬出血痕来,泪凝在脸上连抬手一拭都忘了。这个打击深重的模样,让他感到十分地忧心。

    虽然小燕他作为一介粗人,肢解人他就干过开解人从来没有干过,但是为了心爱的姬蘅,他决定试一试。

    他找了一个环种了青松的小林地,将姬蘅安顿在林地中央的小石凳上。

    他心细地觉得,眼中多见些生机勃勃之物,能开阔姬蘅此时苦闷郁结的心境。

    姬蘅的眼中旧泪一重,泪又一重,眼泪重重,湿透妆容,小燕觉得很心痛。心痛的同时又觉得不愧是他的姬蘅,妆花成这样还是这么好看。

    开解的话该如何起头,小燕尚在构思之中,没想到姬衡却先开了口。

    苍白的面容上泪痕未干,声音中透出三分木然,向小燕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当年对闵酥是这样,如今对帝君他也是这样?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姬蘅居然会在意自己对她的看法,着实令小燕受宠若惊,他一时没有控制住内心的激动,嘴角不经意向上弯了三个度。这个表情看在姬蘅的眼中,自然和嘲笑异。

    姬蘅垂头看着自己的手,良久才道:“你果然觉得我很可笑,送我回来,其实就是来看笑话的吧?笑话看够了你就走吧,我也觉得我很可笑。”言罢紧紧抿住唇,不再说话。

    姬蘅一口一个自己可笑,沉甸甸敲在小燕心头。虽然小燕明白,东华和凤九发展到这个地步是他一力促成,也很合他心意,但让姬蘅这样伤心,却并非他所愿。这件事,自然不能是自己的错,凤九是他朋友,自然也不能是她的错,那么,就只能是东华的错了。

    小燕目光炯炯,紧握拳头,义愤填膺地向姬蘅道:“你有什么可笑,千错万错都是冰块脸的错,当初要娶你是他亲口答应的,虽然成亲那天你放了他鸽子可能让他不痛吧,但你都这么做小伏低给他面子了,他竟然敢不回心转意,这样不识好歹,你有什么好为他伤心!”

    说到这里,他突然感觉这是一个挖墙脚的好时机,赶紧补充一句:

    “老……不,我……我听说凡间有一句诗说得特别好,‘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你也该将眼光从冰块脸身上转一转了。”话罢,目光含情看向姬蘅,同时在脑子里飞地复查,刚才那句诗,自己有没有记错。

    可惜他难得有文采一次姬蘅却没有注意,沉默了片刻,突然向他道:“我不是煦旸君同父同母的妹妹。我父亲其实是白水山的一条蛟龙,你可能听过他的名字,洪荒时代帝君座下勇猛的战将——孟昊。”脸上的泪痕稍干,声音里含着沙哑。

    小燕迷茫地望着她,不明白她此刻为何突然诉说家史。煦旸的亲妹子原来不是他的亲妹子,这个事情确实挺劲爆,放在平日他一定听得兴趣盎然,但此时,他正候着姬蘅对他表白的反应,姬蘅却回他这样一篇话,他有些受伤地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忽视了?

    孟昊的大名他自然听说过,东华征战八荒统一六界时,他是他座下联军百万、攻不克、战不胜的名将,东华坐上天地之主的位子后,他是他座下运筹帷幄中、决胜千里外的名相,一向都得东华看重。后来东华避世太晨宫,据说他也同那个时代东华的属官们一同避隐了。

    不过传闻中,东华属官的避隐之处皆是下界数一数二的上好仙山,怎么唯独这个孟昊神君却是此等品位,竟避到了穷山恶水的白水山?

    姬蘅目光遥望向不知何处,徐徐道:“父亲当年爱上了我母后,拜辞帝君来到南荒,却被前代赤之魔君以母后为饵,施计困在了白水山,且用擒龙锁穿过龙骨将他锁在白潭中,月月年年守护潭中的龙脑树。这些事母后从前未曾同我提说,直到三百多年前,皇兄将闵酥罚在白水山中思过,我偷偷跑去救他时,才终于晓得。”

    小燕渐渐地听出一些趣味,一时忘记自伤,在心中频频点头,怪不得从不曾听得孟昊神君避隐后的境况,原来这位一代名将栽在了红颜这两个字上头,真是栽得风流。

    姬蘅的眼神浮出空洞,透出一种回忆伤怀旧事不愿多说的悲凉:“为了救出闵酥,我被白水山遍山的毒物围攻,数百种毒物一起咬上来。”说到这里,她哆嗦了一下,小燕的心中亦哆嗦了一下。

    她继续道:“命悬一线时,是父亲挣脱擒龙锁救了我,可他……可他也重伤不治。”哽了一哽,道:“父亲临羽化前,我们遇到了帝君,父亲将我托付给他,求他照顾我平安,解我身上百种毒物汇成的秋水毒。”视小燕陡然惊异的神色,她迷离道:“父亲知道我爱闵酥,但他以为皇兄煦旸定如他父君一般心狠手毒,此时救出闵酥同他私逃,却是下下之策,定会再被捉拿回去。他求帝君将娶我之事按部就班,以放松皇兄的警惕,且趁着备婚这一两月的合计准备,将出逃之地和出逃后的路,一条一条细细铺好。父亲料想此次回去,论我在何处,皇兄明里暗中都一定对我监看得严实,唯成亲夜可能疏松,他求帝君在成亲那一夜,能掩护我和闵酥出逃。”

    她抬眼看向小燕:“帝君对洪荒时代随他征战天下的属官们一向看重,父亲临死前请求他庇佑我,他答应了。”

    她的声音渐渐低哑,眼中却透露出凄惨来,衬着颓然犹有泪痕的脸色,道:“帝君身旁的重霖仙者对当年事亦知一二,以为帝君对我有恩,我自当肝脑涂地地报答,待帝君入梵音谷讲学时,便常招我跟随服侍。若非如此,我不会不记教训再陷入另一段情。两百多年来,且由它越陷越深,如今将自己置于如此悲惨的境地。这世间,再没有比喜欢上帝君加容易之事,也再没有比得到他加困难之事。九重天上,重霖仙者对我也曾多加照拂,但近来,我却不由自主要恨他。”

    她的脸埋进手中,指缝中浸出泪:“细想起来,我和知鹤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可笑此前我却看不上她。世间女子于帝君而言,大约只分两类,一类是唯一能做他帝后的一个人,一类是其他人。我有时会想,为什么他不选择我成为于他特别的那个人,但今天我终于明白,其实没有什么所谓因果和为什么,不过是机缘所致罢了。”

    小燕没言语,姬蘅所说,十有八九同他一向的认知都正好相反,这令他着实混乱,他觉得他要好好理一理。

    白日苍茫,积雪萧索,挺拔的青松像是入定了万年。

    许久,姬蘅才抬起头来,脸上已瞧不出什么凄惨软弱,只是面色仍然差些,淡淡向小燕道:“今日同你说这么多,是求你对我断情。”

    她垂目道:“我想了这么久,却想出这样的结果,你一定觉得我加可笑吧。”指甲嵌进手心,手握得用力,话却说得轻,“可既然我喜欢了帝君,为这段情坚持了两百多年,就还想再试一试,试一试这个机缘。也许终有一日,它会转到我的头上,后的后,帝君他会选择谁,也许还未可知。”

    小燕定定地瞧着姬蘅流血的手心,有一刻想去握住,手伸到半途又收回来。他理了半晌,领会了姬蘅的意思似乎是她发现帝君并不喜欢她,她感到很伤心,但即使这样,她还是打算要再争取一下。

    这令小燕感到震惊。

    一则,他觉得姬蘅这种沉鱼落雁以花为容以月为貌的国色,冰块脸他竟然敢不喜欢,这真是不可理喻。另一则,他又直觉这是件好事,心中先行一步地感到高兴,自己追求姬蘅的道路,似乎一夕之间平坦了许多。

    既然这样,也不急在一时,姬蘅的脑子转不过来,他可以再等等,人越是长得美越容易犯糊涂,真正犯一辈子糊涂的却少有。

    不过,姬蘅美到这种程度,这个糊涂万一要犯很久呢?他又有点儿纠结。

    小燕挠着头,这样纠结的自己,看来论如何也拯救不了同样纠结的一个姬蘅了。姬蘅既然还有将东华争回来的壮志雄心,那放她一人待着,一时半会儿估摸也出不了什么大事,自己倒是要出去散一散心。

    抬眼看月上东山,差不多已过了两三个时辰,不晓得冰块脸将凤九救出来没有,小燕心中存着这个思量,皱着眉头匆匆一路行至解忧泉,打算探一探。

    行至解忧泉,眼前的景色,却令小燕傻了。

    小燕记得,方才他临走时解忧泉还是个残垣断壁模样,塘中水被浑搅得点滴不留,也不过半日时辰,平地之上竟陡起了一座空心的海子,绕定泉中央四尾巨蟒和阿兰若之梦。

    区区一个梵音谷,能人异士倒是多。

    小燕按一个云头腾到半空,欲瞧一瞧能人的真面目。

    能人却是连三殿下。

    水浪的制高处托起一方白玉桌白玉凳,桌上摆开一局残棋,连三殿下手里把玩着一枚棋子,正不紧不慢地同萌少说着话,滔天的巨浪在他脚底下驯服得似只家养的鹞鸽。

    小燕迷惑地想了一阵,又想了一阵,才想起来连三殿下在天族担的神位乃是四海水君。照理说,一介掌管八荒水域的四海水君,莫说瞬息间移个海子过来当东华和凤九的护身结界,就是移十个过来都该不在话下。不过他从前瞧连宋一向觉得他就是个纨绔,四海水君这个神位不过是得他天君老爹的便宜,此时瞧来,他倒甚有两把刷子。

    小燕跃身飞上浪头,正听萌少蹙眉向连宋禀道:“入梦救人之事,虽然传说中是一套可行之法,但实则,臣听闻梦中有什么凶险可预知,据传曾有一位入梦救人之人,因不知梦境的法则在梦中强行施出重法,不仅人没能救得出,还致使梦境破碎,与被救之人一同赴了黄泉阴司……”萌少沉痛地将眉毛拧成一横,喑哑道,“臣很是揪心,帝座纵然法力边翻手云覆手雨,但阿兰若之梦却正容不得高深法力与之相衡,此事原本便仅得一两分生机,他们此去这许多时辰,臣心中担忧,帝座同九歌她,怕是已凶多吉少……”

    小燕被脚下一个浪头绊了一跤,接住萌少的话头,怒目道:“冰块脸不是说一定将小九送回来?”恨道,“这个什么什么梦,你们护得它像个软壳鸡蛋似的经不得碰,依老子看,既然论选哪条道都是凶多吉少,不如将它一锤敲碎了,两人是死是活见一个分晓。冰块脸除了法力高深些也不顶什么大用,这个法力正好在梦碎时用来护着小九,至于他嘛,他活了这么大岁数,多赚几个年头少赚几个年头,老子觉得对他也没有什么分别!”

    一席话令萌少也略有动摇,道:“帝座的法力在阿兰若之梦中确然大用,比起两人齐困死在梦中,这个法子虽孤注一掷但听上去……也有一些可行……”萌少毕竟朝中为臣为了近百年,察言观色比小燕是要强些,虽然心中担忧凤九,但看连宋像是站在东华一边,这句话的后头又添了句:

    “当然一切还是以君座之意定夺。”

    他二人一个自烦忧,一个自愤恨,比起他们两个来,连三殿下八风不动倒是十足十的沉定,他收拾着局面上的黑白子,慢悠悠道:“不如我们打个赌,这个梦能不能困住东华,其实本座也有几分兴趣。不过本座方才听你们推测,觉得东华的法力在阿兰若之梦中法施展,他就没有旁的办法了,这个,本座却觉得不好苟同。”

    连三殿下将棋子放进棋盒中,漫不经心向着萌少道:“你也算是地仙,说起来神族的史籍,幼时也曾读过一两册吧,还记得史册中记载的洪荒之末,东华座下七十二名将吗?”

    萌少不明所以地点头,他当年考学时这一题还曾考到过,因当日未答得上来,是以多年后记得尤为深刻些。传说这七十二名将唯奉东华为主,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抵得上数个如今天族的脓包天将,十分厉害。

    连三殿下客气地笑了笑:“这些洪荒神将驯服在东华的座下,可不止因他打架打得好。能坐上天地共主的位子,光靠法力边是不行的,”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还要靠这个地方。”

    话罢手一抬便在半空中起出一个赌局,化出随身的兵器戟越枪,轻飘飘压在了东华名下,笑吟吟向萌少和小燕道:“两位,请下注。”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ht.la/down/txt72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ht.la/728/

发表书评:http://www.mht.la/book/72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卷 阿兰若第一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五章 (一十三)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