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姬》

下载本书

643 这一章该叫让我看着你掉进坑里

作者:多木木多 字数:4485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帝霸 生于1984 全能游戏设计师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斗罗大陆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科技图书馆 牧神记 劫天运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最强狂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荒村野性(全本) 大王饶命
    深夜, 徐公没有入睡, 而是张着眼睛坐在窗户下看月亮。负责看守他的两个侍人已经被他“说服”,立志不从贼, 要助徐公逃出去。

    但两人却没有徐公的好运气。徐公晚上不睡当夜猫子,白天可以大大方方的补眠, 就是云青兰来了,徐公呼呼大睡,云青兰也不敢上前把徐公叫起来, 最多让人在阶下奏曲唱歌, 指望着能把徐公“叫醒”。

    但每回徐公都睡得踏实极了, 一觉到天黑。

    来了几回后,云青兰就不这么折腾徐公和自己了, 要来都是晚饭时来,这时徐公肯定精神百倍。

    现在两个侍人一个还勉强醒着,一个已经睡着了。

    两人曾问徐公为什么晚上不睡,是担心云青兰要趁夜害他吗?徐公说正是如此。

    两人都劝徐公放心。“那贼子敢来, 我二人必拼死相护!”

    徐公摇头:“不必,我们都不用死不是更好?”

    两人又觉得以云青兰的脾气, 想害徐公根本不用这么三更半夜的来,现在整个凤凰台都是他的人,白天来,晚上来没有区别。他连皇帝都绑了,朝阳公主都关了,徐公等人也都抓进来大半年了都没人能闯进凤凰台来……

    还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呢?

    徐公摇摇头, 仍是坚定的把自己的作息改成夜猫子,一到黄昏就精神,一看天亮就想睡觉。

    他现在正是最精神的时候,孤坐无趣,在胸中作文。可惜想了半天也不想咏月,倒是想像了大半夜姜幽带人杀进凤凰台时众人尽皆伏首的场面,到了那时,他必要先哭再叹,然后再痛心疾首的带领众人从了那女子吧?

    他要如何哭如何叹呢?又该在什么时机对姜幽伏首呢?

    他设想来设想去,想出了七八种情形,越想越乐。

    突然,外面传来脚步声。他贴在墙壁上听了听,发觉不是听错了,真有人往这边来,就轻手轻脚回到榻上躺下,闭上眼睛开始装睡。

    醒着的那个侍人看到后,本想把同伴叫起,又明白过来,于是也装起睡来。

    一屋三人都睡着了,不过转眼功夫,殿门突然被人冲开,一堆人举着火炬冲进来,进屋不由分说就要砍那两个侍人,徐公当即坐起,大喝:“贼子大胆!”

    装睡的侍人也赶紧把真睡着的那个给扶起来拖到徐公身前,睡着的那个才惊醒,被火炬的光一冲什么都看不见也知道拦在徐公身前大喊:“不许害人!!”

    殿外一人喊道:“先把人绑起来,不要伤了徐公。”

    武士们上前,抓小鸡一样把那两个侍人拖到外面去,徐公跟着起身,推开要来“扶”他的人,大步跟着出去,到了外面的月光下,他就看清了,原来刚才说话的正是云青兰。

    “大王怎么深夜到此?是为了取小老儿的性命吗?”徐公笑道。

    云青兰现在来的唯一可能就是,他被姜幽逼到尽头,不能再龟缩在这凤凰台里了。

    云青兰躲在凤凰台里面,哪怕外面人人都说他是反贼,也没有人敢真的冲进凤凰台里来。

    只有等他出去了,大家才能没有负担的除贼。

    不然不管是谁,现在带兵冲进凤凰台,能顺顺利利的把云青兰从救皇帝有功的庆王打成庆贼,把皇帝平平安安的救出来重新拱上皇位,再让诸臣都平安无事各归其位……立下这么多大功,事后论功行赏时也未必会记他一笔。

    历来对这种大功之臣,赏之前都要先压一压的,以免他持功自傲,不好赏。

    所以“带兵擅入凤凰台”就是一项很适合拿来压功的大罪。

    能在这时不顾这个杀头除族的大罪带兵来救人的,不是忠臣就是奸臣。

    可惜现在的大梁两者都没有,既没有这样的忠臣,也没有这样的奸臣。

    外面的人并不在乎云青兰是不是真的害了皇帝,还是真的想当皇帝。

    假如云青兰真的在凤凰台登基了,那其他人再做反应不迟。

    不然,在这之前他们都会龟缩在高高的城墙内,看凤凰台的笑话。

    云青兰本来应该继续躲在凤凰台,直到他明白他躲在这里是占了多么大的一个便宜,然后一直躲下去,最后要么是他杀了皇帝,要么是姜幽带兵冲进来。

    徐公本来以为应该是第二个结果。

    可现在他才发现,姜幽是个急性子。

    她不想再等一年、两年、甚至三五七八年,等到云青兰把皇帝给害死,等到整个大梁都知道云青兰在凤凰台做的好事。

    现在才过去一年,云青兰祸害的还远远不够。

    她却急着要把云青兰从凤凰台赶出去好对他下手。

    ……也可能是推别人下手。

    这下他这把老骨头可要受苦喽。

    徐公沉下脸,十分严肃,万分郑重的大声喝斥云青兰:“大王难道已经等不下去要害我等了吗?”

    云青兰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已经没有了跟徐公做戏的心情,道:“孤要归国,公难道不送孤一程吗?”

    那面名为云河的巨大屏风终于送到凤凰台之时,他传云重亲自过来的话也已经送回去了。

    但云重没有来,他只是送来了新的礼物。

    新的礼物是一尊巨大的石牛,被一百匹马拖来凤凰台的。沿途自然引来更多的惊叹。

    云重随此礼送上了一首孝顺的诗赋,道父亲就如老牛,辛勤耕耘田地,养育小牛。现在老牛身上的一道道沟壑就如同父王身上的伤疤一样。

    他本来是小牛,一直跟在老牛身后,只会玩乐游戏,从来没有体会过父王的辛苦。

    但他现在长大了,父王已经老迈,父王可以退到后面去,由他来耕种,父王就如当年的小牛一样,只要在田地旁甩着尾巴赶苍蝇、吃青草、闻一闻鲜花,与蝴蝶游戏就可以了。

    这道明为孝顺,实为示威的赋当然让云青兰气急败坏,更加让他害怕的是,云重竟然真的有反心。

    他对这个儿子更加痛恨了。只是不愿意立他为太子而已,他竟然就敢威胁他,要夺他的王位吗?

    别人都对云青兰的大怒不解,他一再说云重有反心,说的大家都信了,怎么看到这赋气成这样?

    云青兰立刻再派人回去,这回是派了五千重兵去,要把云重给绑过来。

    别人或许会相信云重不费吹灰之力就破了花将军的大军,可他是不会信的。

    云重读过再多军书,事实上有多少斤两,他这个当爹的是一清二楚。别看各种流言中吹嘘的厉害,如果云重真的打的是花万里的花家军,那他肯定是惨胜。现在他手里一定没有多少兵!

    重兵先遣探马,几路探马撒出去,很快探明河谷的真实情况。就像云青兰推测的一样,河谷谷尽人绝,根本看不到大军演练的情形。探子轻轻松松的就溜进了城里,还潜到了云重住的王家大宅,发现了云重生病了,每天都要吃药。

    城中空荡荡的,见不到百姓。就算是来往巡逻的士兵都骨瘦如柴,面有青色。城中已经没有了米粮,街上十室九空,粮店没有人也没有粮,店门倒在地上。

    外面的田里也看不到百姓耕种,村庄空荡荡的,连女人、老人和小孩子都看不到。

    探马还探出云重在今年就征过两次丁,他征完第二次后就带兵出去跟花家军打了,虽说花将军可能是真的败在他手上了,但剩下的花家军顽强奋勇,硬是跟云重打了个平手,最后是把云重给赶回河谷的。

    所以,云重现在手中无兵也无粮。

    探马把这消息送回去后,云青兰就放了心。

    但他派去的重兵根本没到河谷,半途就停下了,传信给他说万应城有点不对头。他们路过时听商人说,万应城正在征丁,每日操练演武,还大笔收买粮草,征召铁匠,打造弓箭等兵器。

    如果他们再往前走,很有可能不到河谷就会先跟万应城对上。

    云青兰思考之后,让这五千人回来了。

    他心中的大患又添了一个:万应城黎家。

    他想了想,再次让人给云重传信,这回是怀柔,先夸云重大胜,太厉害了,打败了花万里,爸爸以你为荣!

    然后关心云重,儿子受伤没有?想到你会受伤,爸爸就好心疼!

    最后温柔道,我的儿子这么厉害,爸爸十分高兴,决定立你为太子。你来凤凰台,爸爸请皇帝亲自册立你,有了圣旨后,咱们就在这里祭天,这样你这太子之位就稳了。

    至于现在外面的传言说爸爸喜欢朝阳公主,想立朝阳公主的儿子为太子,这全是谎言。儿子你一定不会信的对不对?唉,当爸爸的不好意思跟儿子说啊,朝阳公主根本就看不起爸爸吧。所以新儿子什么的,全都是假的!爸爸只爱你,最爱你。

    信送过去后,他自我感觉这次大概能打动云重了。云重现在根本不可能要跟他打,只要他再多说软话,说动云重,让他相信他,就能把他骗回来了。

    他想的很好,但云重仍是……送了个礼物来。

    石牛之后是石虎,照例还是送上一篇赋,夸虎的。但同时还送了一张虎皮给云青兰当礼物。

    就算云青兰不多想,天下人也要多想的。这石虎从河谷拖到凤凰台走的路可不短,人人都知道这是云重这个儿子送给爹的,再加上剥掉的虎皮……这是在暗示什么?

    暗示得这么清楚,云青兰能装不知道吗?他儿子在咒他死呢。

    云青兰捏着鼻子收下礼物,继续写信温柔对儿子说话,回忆过去父子之间的点滴。

    儿子就继续给他送礼,一次比一次气人,一次比一次声势大。到最后连他自己的家装都说大公子这是跟您有了心结,此子已恶,不除必成大患。

    话说到这个地步,云青兰再送信去,自觉云重也是不会信了毕竟从礼物上看,云重也从来没信过。

    好吧,这个儿子是不可能哄回来了。那就只能杀了他了。

    但这些礼物也替他们云家父子扬名了。

    凤凰台上的皇帝一直没什么存在感,上一次有存在感是请诸侯国公主来选皇后,这一次有存在感是似乎被一个奴儿关起来了?

    云青兰发觉自己再继续留在凤凰台,就该被人说要当皇帝了。

    ……他还真不觉得自己能当。

    左思右想,为了“清白”,他该从凤凰台出去了。

    他先派重兵回河谷把云重干掉,反正云重那里没几个兵,很容易打。

    他这里就带上皇帝、朝阳公主、徐公等人一起走。

    这样就安全了。哪怕碰到万应黎氏的人马,他把徐公推出去,他就不信万应黎氏敢伤徐公。

    等他在河谷安顿下来后,马上任徐公为国朝丞相。皇帝和朝阳公主继续关着。

    这样一来,不管什么人要来反他,或者要来打他,他前有徐公,后有皇帝与朝阳公主,除非来人不顾这三人性命,不然绝不敢伤他分毫!

    云青兰看向徐公,十分客气:“徐公可保孤性命,孤是绝不肯害徐公的。走吧,你我同往庆国,同坐朝堂。孤愿以丞相之位相酬,不会委屈徐公的。”

    徐公冷笑,摆出一副坚贞的样子,仰首阔步的出去了。

    看来给姜幽唱赞歌的日子快到了,他之前打的腹稿可以用上了。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ht.la/down/txt8331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ht.la/83315/

发表书评:http://www.mht.la/book/8331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643 这一章该叫让我看着你掉进坑里)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642 看看谁的拳头硬     返回目录     下一章:644 “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