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捉妖人》

下载本书

第003章 天师何为,岐黄济世间

作者:司马小五 字数:381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帝霸 道君 校花的贴身高手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极道天魔 秦吏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武炼巅峰 一号红人 全能游戏设计师 合租医仙 劫天运 终极小村医
    “这位师兄,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嘿嘿嘿。”罗小飞上台变回男音以后冲着青羊宫师兄坏笑道。

    “贫道何帅,不知道友如何称呼。”何帅冲着罗小飞遥遥一福。

    罗小飞,一介散修。还是那种无功法,无根基的黑户。对于这些礼节压根不懂,也不想懂。

    “你叫我罗天师就好。”罗小飞不定不八的站在何帅对面。

    天师二字,始见于《庄子徐无鬼》。曾是轩辕黄帝对老师岐伯的尊称。

    黄帝曾使岐伯遍尝百草,主持医病。并与之谈医论药,而后著成《黄帝内经》。道家外丹之术出于“歧黄”,故善用药石金丹的修士,行利于天下之善举。可称“天师”。

    罗小飞出身中药世家,阅读过不少古今药理的书籍。自从他炼制出来第一枚丹药以后,就自称罗天师。

    “罗天师,请!”听完罗小飞的话何帅抽了抽嘴角不置可否的说道。

    罗小飞可没有那些礼节的束缚,抬起手就打出两粒丹药。

    “【池鱼】【笼鸟】”随着罗小飞的喊声两道黑光从手里飞了出去,还没有做好准备的何帅只感觉全身一僵。保持着“请”的姿势就被定在了原地,算是丢尽了面子。

    “我不服!此人年纪轻轻,怎能炼制出这么强劲的法器!定是门中长辈所赐!他这是犯规!我要求取消他的资格!”保持半鞠躬的姿势何帅没办法转头,只得大声喊道。

    有常识的修士都知道,道法符箓皆由自身意念所造,符、法除了自己,外人是使用不了的。长辈赐给晚辈保命的符箓皆是感应到持有人生命受到威胁才会激活。

    而法器丹药却不一样。两者皆由外物构建主体,配以别样的手法或功法,使之合而为一。

    就拿法器来说。师傅炼制了法器,传给弟子。弟子只要学会师父为法器设计的一些口诀或是手法或是心法,就可以使用。

    丹药就更直接了,吃下去就行。

    “这位罗天师,你所用之物可是长辈赐下?”主持道人赶忙上擂台处理,掐了个手决想解除何帅的定神却发现没有作用。“还请罗天师收了宝贝。”

    “收。”黑光飞回小飞左右。“这不是道器,这是丹药!而且这东西是我自己练的,我无门无派一介散修,我也想让师傅赐我点啥那也得我有啊?你这家伙是不是输不起?不服气咱们再来啊。”

    何帅直起身子对主持道人抱拳道:“道长,此人信口雌黄,分明是想羞辱于我。这分明是法器怎可能是丹药,莫不是欺我不精通医理?分辨不了?”

    “你这文邹邹的说话累不累?以为我不会是不?”罗小飞扣了扣耳朵对主持道人一抱拳:“道长,我这【池鱼】【笼鸟】分明是丹药,您一观便知。且不说此乃我独门所创,就算要我当场炼制又有何难?我当场炼制几枚丹药便可击败此人。学艺不精却说旁人要羞辱其,不知是何道理?”

    主持道人结果丹药看了一会,赶忙问道:“罗天师当真可现场炼制?”

    “那必须可以,我就不那么文邹邹的说话了,真的累死我了。我这次来的急,这两枚的药材没带够。我练点别的就足够击败他了,威力绝对不在这两枚之下。道长你要看的话给我准备一下炼丹器材就行了,一个砂锅,一个电磁炉,还有药渣的兜网。”罗小飞自信的说道。

    龙虎山的效率是真的很快,不到十分钟罗小飞要的东西就都搬了过来,连电都接好了。

    古时修士炼制外丹药饵用的是药鼎,自己控制火侯文武以保证丹药品质。

    现今社会发展迅速,一些年轻修士摒弃了老一辈的手法用一些科学的手段来尝试炼丹配药。罗小飞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打来行李箱,箱中放着罗小飞罗列好的一些药材。本想着在龙虎山游玩这几天再练练别的丹药,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加热砂锅,罗小飞挑出五种液体药材先再砂锅里慢慢煮着,不一会一股浓烈的中药味就弥漫全场。

    场中的各个掌门、族长看着罗小飞的炼药手法,忍不住也上前围观。看着这么多人围观自己,罗小飞觉得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药材熬炼成糊,罗小飞打开砂锅盖,一股幽香四散开来,令人心旷神怡。

    “重点来了,看仔细。”罗小飞抓起两位药材投入锅里。以一种匪夷所思的节奏敲打着电磁炉的按键。如果非要形容这个匪夷所思的动作的话,额......就是一个打碟的DJ。哟哟哟的那种......

    “不吃可吃,吃不可吃,不吃不吃不吃可吃,不不不不吃。”众位德高望重的道长随着罗小飞嘴里B-BOX的声音和打碟的动作,轻轻的摇摆着身体。

    最后一味药材的加入证明炼药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罗小飞的表演也接近尾声。

    “起!”随着罗小飞一声大喊砂锅的盖子冲天而起,再轻巧的落在他手里。锅内两枚丹药,一黑一白在砂锅的侧壁上飞快的游动着:”取个什么名好呢?对了,就叫【索命】【无常】好了。“

    拿起两枚丹药,罗小飞看着四周的各位道长问道:“那我先用这两枚丹药和他继续比试?”

    走上擂台,何帅紧张的看着罗小飞,拿着拂尘的双手止不住的抖动。和刚刚的气势判若两人。

    罗小飞看着这样的何帅一下子就没有了羞辱他的兴致,随手打出【索命】【无常】就站在一边看了起来。

    【索命】【无常】飞到何帅身边,何帅迅速后退,深怕不幸中招。这两枚丹药落地之后一阵浓烟,从浓烟里走出一黑一白两个浑身筋肉的大汉。捏着拳头就冲向何帅。

    谁见过这样的道法?反正何帅是没有见过,当场就给吓懵在场地之中。

    黑色大汉抱起看呆何帅一个一百八十度旋转,何帅就头上脚下的被拦腰抱起。何帅刚想挣扎,黑色大汉抱着他就跪在地上,“TombStone Piledriver!”随着罗小飞一声大喊,何帅的脑壳和擂台的青石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要不是何帅自幼就在青羊宫修炼。这一下脑袋都能给摔骨折。

    头脑发懵的何帅躺在地上刚想喊投降,还没来得及开口。白色大汉就一把抓起何帅,将何帅的头夹进裆部,双手反折在背后,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Pedigree!”再听罗小飞一声大喊。何帅的正脸又和石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晕死在擂台上,鼻血溅出三米。

    ”神乎其技!“各门派的大佬们,仿佛没人关心何帅死活一样都冲到罗小飞身边,看着罗小飞收回的两枚丹药。

    ”罗天师,这两枚丹药不知出售否?贫道峨眉山清修道人。“一个穿着黄色道袍看着仙风道骨的老道问道。

    随着清修道人的问话各门派也蠢蠢欲动,虽然此丹威力一般但是赐给弟子防身还是绰绰有余的。

    罗小飞看着手里的丹药却说:”这个丹药只是随便炼制的残次品,还是不卖给您了。而且我也没有卖过丹药,随便练着玩玩而已。“

    ”十五万,您觉得价格如何?“人群中又有人喊道。

    ”十八万!“

    ”二十万!“

    ”林悦!快来救我!“罗小飞被淹没在人民的海洋之中。

    龙虎山的闻到大会,仿佛画风正偏离......

    张天师身后的张文凯,笑嘻嘻的在自己师傅耳边说着悄悄话。张天师尴尬的抽了抽嘴角。

    主持道人肃清了现场,【索命】【无常】两枚丹药也没有被小气的罗小飞出售,美其名曰”丹药成色不足,需要回炉重练。“云云。

    比试还在继续。

    别的八强道人也被一些不知名的修士点名挑战,大家相亲相爱的在擂台上比划着,完全没有罗小飞上场时的乖张戾气。确定无人再战之后罗小飞仅仅凭借【池鱼】【笼鸟】就摘得这一届”闻到大会“后辈修士第一人的头衔。

    龙虎山给前三名准备的法器刚好有一尊药鼎,被罗小飞用第一名的奖品拂尘从那位修士手中换得。

    是夜,罗小飞和林悦二人在茅草屋内聊着今天比试的内容。

    ”林悦,小飞,在不在?“文凯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在呢,文凯快来,我刚用你们给的药鼎练了几枚丹药,你要不要尝一尝。“罗小飞下床去给文凯开门。

    打开们,门外站着张文凯,文凯身后跟着龙虎山现任掌教张天师。

    ”张叔叔。“林悦赶忙起身打了个招呼。

    ”小悦,你这朋友很厉害啊,都说X市出奇人,诚不欺我。“张天师笑着走了进来又对罗小飞说道:”小友,这药鼎可还好用?“

    “好用,比我的砂锅强多了。不管是成丹速度还是丹药品质。”罗小飞说着拿出药鼎。

    鼎,三足也。

    罗小飞拿出的药鼎,你要是说他是个痰盂也有人信。鼎身圆形,一尺见方,青铜混着丹砂的鼎身上浮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瑞兽,三个鼎足长度三寸。而现在鼎足却被齐齐切断。

    “这个药鼎的腿特别不方便,我就吧它给切了。这样放在电磁炉上就方便多了,哈哈哈哈。”看着张天师尴尬的表情罗小飞笑道。

    张天师“......”心好疼,怪不得可以和文凯成为好朋友。

    忍着心疼张天师挤出一个尴尬的微笑:“贫道对丹药也有所涉猎,不知小友可愿留在龙虎山与贫道交流一下心得?”

    “当然可以,听文凯说您是一位丹药大家,早就想让您指导一番了。”罗小飞兴奋道。

    “那小友,可愿加入我龙虎山一脉?”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ht.la/down/txt92883.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ht.la/92883/

发表书评:http://www.mht.la/book/92883.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003章 天师何为,岐黄济世间)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002章 以直报怨,不亦君子乎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004章 异术归结,无时莫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