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狂》

下载本书

第七十七章 潇洒如风

作者:风行烈 字数:904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韩三千苏迎夏 赘婿当道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最佳女婿 极品全能学生 男欢女爱 全职法师 元尊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都市极品医神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最强狂兵 第九特区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ht.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嘿嘿,大哥啊,小妹无意欺瞒,只是那一个老混蛋太过可恶,大哥又似乎看他们不爽,便推波助澜了一番,完成了大哥的心愿,大哥你不用太感谢我。”从夜离天流露出的神态气息和行事手段上,云狂大概推测出了这个人的个性,知道他阅历丰厚又是个巅峰高手,若再矢口否认只怕会惹恼了他,当下千脆直爽地承认,还不忘记迷人一笑,耍一耍无赖。

    云狂的运气真是相当的好,这一耍无赖又一次正合上了某人的胃口。

    “呃,哈哈哈哈!”夜离天一怔翻身坐地单手撑住地面,仰天就是一串畅快至极的长笑,笑声绵绵,从深崖山谷之间传来沉闷的回音。

    云狂宰了秦家一干人等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加上此时眼前的危险人物似也摆平了一半,心情亦是极其舒畅,也跟着翻身坐下,分毫不顾旁边满地的死尸,俊颜含笑,仿佛此地就是天下间风景最为优美的地方。

    墨衣男子的笑声渐渐化为清越长啸悠远浑厚滞洒之极一头随意披散的乌黑长狂肆地飘荡,俊美无铸的而容,邪气凛然,阳光照耀之下的侧脸,熠熠生辉,好看得足以叫天下女手为之疯狂。

    这长啸声,令人神清气爽,为之一振,身休中的热血仿佛全部沸腾了起来!

    云狂胸中陡然升起了一股狂野的冲动,产生一种共鸣的感觉,不由得也深深吸气放开嗓子,对着前方的一片山地肆无忌惮地纵声嘶吼:“啊啊啊!!!!”

    一男一女明亮的声音在山峰上顺着空气飘荡得很远,撞击在山壁上,然后又折回来,一时间,仿佛四面八方都有无数个人在嘶叫一样。肺腑之中的空气用尽,云狂脸色微红,这才喘了口气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爽快,心中的压抑被完全赏泄了出去。叶少秋的离开和北辰彦的逝去留下的阴影终于消散,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恢复为那个心似长风的柳云狂。

    此时的云狂很感激夜离天,如果不是他,那样一个心结留在心中迟早会变成自己武道上的心魔障碍,武学进步越大,心魔也就越厉害,最后甚至有可能真的堕入魔道,此刻抒出来,真的是万幸。

    夜离天并不知道这些,只是随意地一伸手,楼住云狂的肩膀,感慨长叹:“不容易,不容易!终于让本尊找到一个有趣的小家伙了,哎,本尊踏遍五湖四海,见到的人不是成天死板着一张僵尸脸,就是怕我怕得像是患了羊癫疯,唯独没人敢同我称兄道弟,小妹子,你今天叫我一声大哥,以后可就不要改口了,否则,大哥可是会寂寞的。”

    云狂微微一愣,随即望着悠远的天空,轻轻地笑开:“大哥,这世上的寂寞者,孤独者并不只有你。

    站在巅峰,无论性格多么豁达的人同样会感受到冰雪般的寂寞。他们喜欢对着群山嘶吼的感觉,因为只有这此回音,才会告诉他们,他们并不孤独,然而泄和放纵也只有那一瞬间,那瞬间的确极为美好可是当静下心来,蓦然回,却还是会现,原来自己依旧是一个人。

    两人对望一眼,突然双双大笑起来,并肩坐在一起,就好像是两个相识多年的老友。

    这是一种心灵上,灵魂上的契合,那感觉相应的舒畅,天下间仿佛突然就多了一个人,能够与自己分享孤独,然而孤独一旦被分享,那便不再是孤独。

    “小妹,听他们说你是紫竹高手?为什么大哥却察觉不了?你是哪个宗门之人?如何隐藏的?”夜离幵拨开酒葫芦,喝了一口清酒,兴致勃勃地同道,他生平最爱的两样,一样是美酒,一样便是开学,有如此离岢的功法,实在是很想了解一番。

    “大哥,我只能说我是紫竹巅峰,其他的我不想骗你,我的的武学不属于任何宗门,这功法的问题乃是家师的机密。”云狂眨眨黑亮的眼睛,如实相告,至于她的武功来自于另一个世界,这实在太过骇人,便不拿出来吓唬他了,说出去他也未必会信。

    夜离天“哦”了一声,点点头随意一笑,并不介意,武林中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不打听他宗机密,既然是秘密,他便不追问了,只说:“无怪了,小妹子如此天赋,师博想必是一位世外高人,妹子今年可有三十?如若已有,或许为兄能找些提升修为的方法,助你早日突破墨竹之境,你放心,为兄亲自施为绝不会留下任何后患,你以后的武道也依日可以再进一步。”

    三——三十?门云狂顿时出了一身大汗,她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却不知,夜离天此时还觉得自己估计得少了些。

    一般天赋不错的习武者想要到达紫竹境界也至少需要七八十年光景,五十岁以内跨入紫竹便是天赋极佳,四十岁以内就算得上天才了。在不受药物等外力刺激下他这个被世人称作绝世天才的,也是在二十八进入的紫竹之境,所以境界才会一直提升没有留下任何后患。夜离天思索着,这位小妹一身灵气面色红润全无用药用特珠功法之嫌,已然到了紫竹巅峰,再天才,也应当三十有余了吧?

    夜离天微笑亲切地瞧着她,又喝了一口酒,甚至已经在调息内力准备助她施功了。

    云狂微微红着脸,似乎有此不好意思,忸怩地道:“大哥,这个小妹今年——十五有余,二八不足恐怕要莘负你的好意了——

    一句话刚说完,夜离天一口酒“噗”地一声飓出去三尺有余,喷了满

    十、十五岁开什么玩笑!

    又一次目瞪口呆的夜离天差点儿以为自己见鬼了,几乎忍不住就想脱口问道你这小丫头是哪路妖怪变的?十五岁便踏上了紫竹巅峰意味着什么?这绝对是一个武道之神的诞生!

    很显然,云狂又不小心吓坏了一代巅峰高手。

    “恐怖的天赋啊”正所谓一报还一报,夜离天总算无比郁闷地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前向来是他的绝天赋去打击别人,却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也会被一个小丫头给打击了。

    夜离天此时愈欣赏起云狂来,看着她的狭长眼里透着浓浓暖意这个年纪丝毫不通过外力武道便到达这个境界,其中的艰难困苦世人绝对难以想象,这简直是个奇迹天才圆然要有天赋,汗水和坚定的心志更为重要,在这个小丫头身上他仿佛看见了数十年前努力冲击武道境界的自己。这样的感觉让夜离天不自觉的便想去怜惜她,疼爱她两人间的距离仿佛一下子又拉近了许多。

    “大哥,可还有其他方法助我?”云狂笑嘻嘻地调侃道。

    无奈地摇摇头,夜离天道:“不到三十岁,你的身休骨骼还没有完全定型,我就帮不了你了,框苗助长只会阻碍你以后的武学精进,哎,真不知道是谁能教出你这个小怪物来——”

    话到此处,夜离天的目光突然一亮急问道:“小妹,你的师父近期是不是在楚京之中?”

    云狂神色一动,却道:“家师已经仙游多年了大哥你要去楚京找什么人么?”

    夜离天点点头,有此遗憾地笑道:“大哥此行是要去楚京找人打架,我还以为是你师父没想到——

    “找人打架?找谁?他比大哥还厉害?”云狂惊奇起来,楚京有人能与夜离天有一拼之力么?韩亚莲那个老妖妇貌似也不行吧!

    夜离天烦为郑重地一晃脑袋,眼神里透出几分凶恶:“此人乃我生平最大敌手,武功境界还要在我之上,就在昨夜,那个王八蛋在我之前踏上了天竹之境,我当然要去会会他看看他是何方神圣。哼哼,最好能和他打个三天三夜,打得他鼻青脸肿,老子倒要瞧瞧天竹之境有什么了不起!

    “阿嚏,云狂歪着脑袋,一边听一边就觉得诡异了起来,到最后不由得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心里暗暗道:“不是这么巧吧?昨夜?难道他说的那个王八蛋是我不成”

    “大哥口你怎么知道他踏上了天竹之境?你不是还离得老远吗?”云狂无辜地眨着眼睛小白兔般地套话。

    “登上天竹之境必会爆出一股天竹灵气,五湖四海的所有白竹高手都会有感应,昨夜相信大6的高手都有察觉,不过我离得比较近才先行赶到罢了。白竹已经接近天道,隐隐能感觉到一丝天竹灵气的存在,却无法吸收掌握运用它们,以小妹子你的天贼,再过个十几年,你也会明白的。”拍拍云狂纤细的肩膀,夜离天颇为潇洒地一笑站起:“好了,我也该走了,否则万一那个王八蛋望风而逃,大哥得郁闷死。”

    云狂听到这里,终于确定了他说的那个人就是自己,简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招谁惹谁了?不过就放了一放天竹灵气嘛你用的着要把我打得鼻青脸肿么?居然敢说少爷我是王八蛋,你才王八蛋呢!还和我打个三天三夜口现在?我一根指头就碾死了,鬼才告诉你,你就自个儿郁闷去吧!

    “小妹子,不要苦着脸啊,他虽然厉害,大哥我也不差,你就等着大哥揍了那个王八蛋得胜归来,请你喝酒去!夜离天仍旧不明所以,还道云狂是在为他担心,心中非常温暖,哈哈一笑,一甩那得垂至足裸的黑,摇摇晃晃潇洒地转身而去。

    “小妹,大哥先行一步——”悠长清越的语声远远传来,夜离天的身形看似懒散,但仅仅几步,就再瞧不见影子了。

    云狂不由哭笑不得,这夜离天脾气可真不是一般的古怪,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潇洒得像是一阵风,连她的名字也没问,就一口一个“小妹”还要请她喝酒。

    如果他要打的人不是自己,云狂会很乐意陪他喝两杯,但是此时云狂只恨不得躲他远点好,这个男人实在太敏锐了,或许一个注意就会觉出她身上的天竹灵气。

    想到夜离天的话,云狂脸色肃然了几分大6上的白竹高手都已经察觉到她的存在了么?如果是这样,那么北辰彦的预言也就有了应现,密宗四门恐怕会找上门来,她真的应该离开楚京一段时间,避开这个风尖浪口。

    回到柳王府,琴棋书画已经将一切处理妥当,北辰彦按照他的遣愿就在柳王府的西梅园边火化,看著微笑的少年躺在烈火之中,身体一点一点化作灰烬云狂轻声一叹。

    人生自古谁无死,如今她虽仍为了少年心酸,却也不再耿耿于怀,至少,他死的时候,笑容是那样的灿烂。

    将北辰彦的骨灰收在一个小坛子里周廷根红着眼睛向云狂道别回山“公子已经不在了,但是公子的愿望还在,小王爷,我回山回报之后就会去九仙谷,还请小王爷一定要将少爷的骨灰送去。”

    云狂郑重答应,送走了周廷根,家中却又生了大事。

    一大队宫廷中人浩浩荡荡,手棒黄卷来到柳家大门前,这些年一直春风得意的刘公公将手中黄卷展开,大声念诵: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大楚太子楚少秋意外苏醒,留书一封云游四方,大皇楚奕昨日病死宫中,特禅位于柳贤王,改国号为天柳,从今以后望柳贤王悉心治理国家,体恤百姓,造福民间,钦此——”

    一石激起千层浪,四下顿时一片惊骇,连柳剑也忍不住惊愕地抬起了头,虽然楚国换天已久,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名正言顺登位的一天居然这么早就到来了。

    云狂站在不远处,清眸中漾着深深感动,少秋哥哥啊,你总是这样,不声不响就为我做了那么多那么多,昨日傍晚你必然是去了楚国皇宫,料理了这此事情吧。你的温柔,早就渗透到了我的生活之中,就算是离开,也同样在为我打算。

    少秋哥哥放心,我一定会救回你,一定。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s://www.mht.la/down/txt11772.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s://wap.mht.la/11772/

发表书评:https://www.mht.la/book/11772.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七十七章 潇洒如风)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七十六章 颠倒黑白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七十八章 各方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