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蔓青萝》

下载本书

第65章

作者:桩桩 字数:802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三千苏迎夏 赘婿当道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豪婿 极品全能学生 最佳女婿 男欢女爱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九星毒奶 元尊
    王燕回走后,阿萝寒着脸对小玉道:“小玉,我待你如何?”

    小玉听得愣住,卟咚一声跪在阿萝面前,委曲地说道:“,这,这还要问吗?小玉肯为去死。”

    阿萝叹了口气:“我不要你为我死,我害怕因为王燕回这番话害你性命,但是,”她眼中露出果决,“我绝不会牺牲你!我要你答应我,那怕以后对着你的丈夫,你最信任之人,都不得提半句你今晚听到的话。”

    “小玉明白,小玉在这里发誓,若泄露今日听到的半句话,叫小玉不得好死,亲人弃之。”阿萝扶她起来,突然抱住她,喘了口气道:“小玉,我心里很慌,我起了杀心,要保住我们的性命,我竟然想杀了王燕回。小玉,我很害怕,杀人,我想都没想过。会判刑,弄不好死刑,好可怕的。”

    小玉轻轻抚摸着阿萝的背:“无论做什么,小玉都站在一边。”

    这一晚,阿萝几乎睁眼到天明。子离,他藏住这个秘密有多久?王燕回为什么会告诉自已?子离真的会娶王燕回?王燕回真的会拿自已做她的筹码?子离以后会变得心机深沉难测么?他会不会对安清王父子下手夺去他们的兵权甚至加害于他们?阿萝想得头都大了。她闭上眼想小睡会儿,无论如何,她要逃出去。

    天微微亮了。刘珏带领三万南军围住了王宫。子离也带着五千右翼军来到了宫门前。两人互望一眼,手下一将出列对王宫大声喊话:“太子领兵残害手足,天理难容,已束手认罪,速开宫门迎璃亲王进宫!”

    宫墙之上王太尉出现,他沉声喝道:“太子是王位的当然继承人,老夫怎知不是你们谋反想要逼宫?”

    安清王慢悠悠骑马而来,顾相、李相率文武百官早已立于宫门之下,他缓缓从手中捧出黄绫裹住的圣旨,高喊道:“先皇遗旨,百官跪接!”

    官门外跪倒一片,王太尉与禁军在宫墙之上跪接。安清王沉声肃目地念道:“……四皇子绯贤能豁达当勘任王之大任……王皇后谋害先孝贤皇后,废庶人,赐白绫……太子贬清王于东郊别院……王太尉年高老迈准告老还乡……钦此!”

    读完圣旨,顾相、李相及众官员纷纷传阅完毕,均跪伏于子离马前口称:“吾王万岁!”

    安清王父子与众将士接连响应:“吾王万岁!”

    子离朗笑一声道:“众爱卿平身!”言语中已是以宁王自居,他对宫墙喝道:“王太尉还有疑虑?”

    王太尉口中连称不敢:“先王旨意,下臣不知,请王恕罪!”

    “不知者不罪!孤王在此承诺绝不秋后算账!绝不对曾追随先太子者相加一指!”子离郑重说道,拔出配剑,手指轻抹鲜血滴落:“若违此诺言,死后不得入玉象山顶皇陵!”

    他这一承诺,不知有多少官员松了口气,毕竟不知宁王遗旨者众多,也长年辅佐太子忠心于刘鉴。(WWW.mht.la 好看的小说)安清王也松了口气,此时帝位初稳,要是清除异已,会让朝纲震荡,毕竟太子也无大过,唯一挑的刺是他的生母王皇后毒害先皇后,而且也是宁王说了算,手里并无实据。

    宫门缓缓打开。子离慢慢走进去,这是他从小生长的地方,多少年了,今天,终于才是这里的主人!

    一场原本计划多多,安排多多的夺宫却和平演变。安清王默然无语,刘珏心里着急想要找着阿萝。宫门一开耐着性子等子离和文武百官以及子离的五千铁卫先进,就想冲进去寻她。安清王看出儿子心思,一把拉住他:“不准去!”

    “父王!为什么!”刘珏很急。

    “你给我乖乖地去大殿候着,阿萝我自有安排,少不了她一根头发!这事透着蹊跷,儿子,听老爹一回!”安清王沉声道。

    刘珏又气又急,心思却已转了过来,怎么这么容易!原本以为里面的人会死守王宫。一拳打了个空,不对劲。看了老爹一眼,他相信他。

    宫门之后,五千铁卫迅速换下禁军,开始井然有序地清宫。一切顺利。

    王燕回正了妆容安然坐在东宫正殿里。任外面的铁卫把东宫团团围住。东宫所有侍人都跪于宫门前。

    子离在金殿上站立于龙椅旁爆朗声对的百官道:“还有两日才是登基大典,孤王不敢现在坐上皇位,众卿家还是各司其职,这几日国事已累积,有劳顾相、李相多事劳。”说完对众官团团一鞠躬。

    百官慌得跪下还礼。李相抢先道:“虽两日后才是大典,但我宁国新王已定,陛下不必推辞多礼。”众人连声应和。

    子离还是不肯。终于无奈道:“王宫初定,城内已叨扰百姓多日,众卿先安抚百姓……”当下接连下令安排政务、城内治安巡视、王宫警戒等。

    刘珏领了统管风城内外之职,只得谢恩先行出宫。安清王一脸疲态连呼头痛回府休养。出了宫门,刘珏正在外等候:“父王,阿萝她……”

    安清王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她不会有事!”

    刘珏气闷不已,见不着人他怎么不急,偏生老爹就是不肯说,气得打马就跑。安清王往王宫看了一眼,眼中已有笑意。摇了也回去了。

    子离处理完事情,由宫侍引着走进了东宫。门打开的瞬间,王燕回有些恍惚。怔忡地坐着没动。

    直到人已站在面前,王燕回才醒来,轻轻跪于子离面前。子离瞧着她,看了许久,终于轻声说道:“谢谢你!”

    王燕回想笑,没有抬起头,也没有回答。她在等,等子离扶她起来,等他兑现承诺。

    “如果没有你,我掌不了军权,至少不会这么快掌了军权,不会有三年设计练兵的时间,就算与太子斗,得安清王父子支持,得顾相一干官员支持,也不会这么顺利,这么快!”子离很坦然地说道,“甚至,你保全了王宫,没有费我一兵一卒。”

    王燕回还是没有吭声。

    子离叹道:“以你之聪慧,早就料到了吧?”

    王燕回终于抬起头,脸上平静得很,她慢慢站起身,整了整衣衫:“就算为了你的心上人也不肯?”她成功地看到子离瞳孔猛的一缩。心里低叹了口气。眼睛望向窗外,春天真的来了,枝上新绿生机勃勃。

    子离沉声问道:“阿萝在哪里?”

    王燕回妩媚一笑:“是因为我太强了么?青萝道女人太强,男人就自叹弗如反而畏缩不肯去爱了。我一直以为你会是唯一能识我心者。”

    “是,我承认,包括你送来的四万北军,将成为我的北军,这份礼厚重的让我惭愧!你是奇女子,真正的奇女子!足以与我匹配!天琳似兰孤高清绝,性情温婉,一国之母当之无愧!你心有报负可助我雄霸天下,似青松傲然,可与我并肩,对我而言当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都不如青萝,她不是当国母的料,也没有才可能站在你身边陪你征战沙场一统天下,她却是你心里的最爱。”王燕回接口道。

    “你既然明白,又何苦用她相胁?”子离淡淡说道

    “我若是就用她要胁于你,你会兑现承诺吗?”王燕回嘴酱起一抹笑容。

    子离笑了:“试试我就知道了。”

    “好!你随我来。”王燕回答道。转身走向寝宫。

    她手指按上墙上的画,做了几个动作,地面石板移了开去,露出一条台阶,她缓步拾阶而下:“今天一大早,我就将她移进了地宫。这座地宫穷我三年之力建好,内有机关无数,你可想好了?”

    “前面带路便是。”子离自若地说道。跟着她走进了地宫。地道曲折似迷宫一般,子离暗暗记下路。王燕回轻笑道:“子离为何这般胆大?真的不怕我在此杀了你?”

    “你不会的。”

    “哦?这般笃定?”王燕回回过头,定定地看着子离,他脸上挂着浅笑,就这份气质,太子真是差他太远。她叹了口气。回头前行,不再言语。

    转过好几道弯,前面现出一方石室,阿萝被高悬在空中,吊得久了,脑袋有气无力地搭拉着,已晕了过去。子离心里一痛,看了王燕回一眼:“你赢了!”

    此话一出,王燕回心中的那道防线轰然倒塌,她望着阿萝,一闭眼,两行清泪落。没有回头轻声道:“为什么呢?明知道她爱的是平南王!”

    “她不懂得爱是什么!”子离打断她。

    “你懂吗?你倒底爱她什么?告诉我?”

    “她是阳光,足以扫除我心中所有的阴影,不需要她为我建功立业,不需要她端庄稳重,已足够了。”

    王燕回笑了起来:“以你的王位换她的命,你舍得吗?”

    “拿我的命都成!”子离毫不犹豫。

    “哈哈,你……你说真的假的?你不会是逗我笑吧?以你这样一心图谋天下的人,哈哈,你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掉王位放弃生命?”王燕回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声音蓦然转冷:“我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我不会杀你,我要你一生都忘不了她死在你面前的样子!”

    子离身体一动,王燕回喝道:“别动,我脚下已踩着机关,任你武功高强,也快不过对准她的千枝弩箭!”

    子离瞧着她,声音软了下来:“你这又是何苦?我已答应兑现承诺,你还要怎样?“

    “子离,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你会兑现承诺。从一开始我就想让你看着她死。”王燕回声音转过凄凉。手一抖袖中滑下把短剑,对准了自已:“我倒下的时候,就会触动机关,她会被射成刺猬,谁也救不了她。”说完往小腹一刺。血喷涌而出。

    子离跨上前两步抱住她,眼睛却瞟向阿萝。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对……你只有这样,这样抱……抱着我,一,一步不能离开……机关才不会触动。”王燕回费劲地说道,脸上似笑非笑

    正在这时,石室入口飞快掠过一条人影,轻跃而上砍断了绳子,抱着阿萝急步退到石室入口处。子离与王燕回看得愣住,来人身体微鞠一躬道:“王上,臣成思悦救驾来迟!恕现在无法全礼。”

    子离心里一松,手也是一松,王燕回怦然倒地,只听墙上“嗖嗖”劲风急响,却无箭支射出。王燕回眼露惊诧,看向成思悦:“你,你,”一口气上不来,却又努力往子离看了一眼,力尽而亡。

    子离退后两步,怔了怔。却又轻叹一声,转向成思悦:“你来了多久了?”

    “王上恕罪,臣找到这处入口,在里面不知转了多久,才转到石室,刚好看到太子妃浑身是血,青萝高悬在上,就没顾上请安,先救了她再说。”成思悦恭谨地答道。

    “你不是效忠东宫之臣么?”子离淡淡问道。

    成思悦看着子离:“臣只效忠宁国的王上!”

    子离笑了:“出去吧!”

    “是!”成思悦抱着阿萝前面带路出了地宫。

    子离没有从他手中接过阿萝。成思悦是阿萝的姐夫,他,是一国之君。

    出了地宫子离轻声道:“毁了。”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s://www.mht.la/down/txt19027.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s://wap.mht.la/19027/

发表书评:https://www.mht.la/book/19027.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65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64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王燕回之(定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