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下载本书

情煜难桃(13)

作者:芥末绿 字数:523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韩三千苏迎夏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赘婿当道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豪婿 最佳女婿 男欢女爱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极品全能学生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元尊 我家后门通洪荒 武炼巅峰 全职法师
    卓擎煜抬眸望着她,其实在她表白过后他最害怕的就是听她提起这件事。

    他想说他和她不适合,可是她现在还病着,如果他这样说不亚于雪上加霜。

    他避开她眼巴巴望着自己的目光,低着头沉默。

    “卓大哥。”顾西涵摸索到他的手抓住,声音开始哽咽“我不求你现在爱上我,但是我可以等,等到你放下她能够接纳我为止。”

    反正她还年轻,她有的是时间,她不怕等胨。

    卓擎煜无奈叹息“这件事等你病好了再谈。”

    顾西涵失望的望着他,大概是猜到他或许还是会拒绝自己,情绪立即变得低落,连眼神都暗下来,心也仿佛坠入了无底深渊,一直往下沉,再往下沉……

    七点多的时候蒲恪贤买了鲜花和水果来看她,恰好卓擎煜还有事所以离开了驴。

    “我觉得他还是在乎你的,而这种在乎应该是喜欢。”卓擎煜一离开,蒲恪贤便分析给顾西涵听“通常一个男人在乎一个女人不外乎三个原因,一个是两者有血缘关系,或者是男人对那个女人有所图,而另一个就是因为喜欢。这三个原因里只有最后一个符合你们的情况。”

    “如果他真的喜欢我,那为什么还拒绝我?”顾西涵苦笑着反问他。

    “或许是他对你的喜欢还不够多,也或许是他自己都没察觉他其实是喜欢你的。”

    顾西涵闭上眼“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了,他一直拒绝我,我总不能厚着脸皮缠着他惹他厌。我知道被不喜欢的人缠着是什么感觉,所以我不想把自己也变成那种人。”

    “可是如果你不厚着脸皮缠着他,那你们就真的完了。爱情就是这样,总要有一个人主动才能继续下去。”

    “主动?”顾西涵睁开眼来看他,眼底一片茫然。

    蒲恪贤点点头,从买来的果篮里拿了颗又红又大的苹果给她削皮。

    “你可以找借口在他家住一段时间,期间再想办法给自己制造机会。至于具体怎么制造就要看你了,我也没谈过恋爱,没经验可以教你。”

    “你没谈过恋爱?”顾西涵狐疑的口吻。

    蒲恪贤瞥她一眼“你算得上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我当初还自信满满会让你对我的那一点点喜欢变成很多很多,只可惜你没给我机会,你心里有了别人。”

    顾西涵沉默了。

    蒲恪贤喜欢她的时候她爱上了卓擎煜,而卓擎煜心里住着藿岑橙。

    蒲恪贤陪她聊了两个多小时快十点了才离开,期间护士又给她测了次体温,已经降到正常了。

    她洗了个澡后回到床上躺着琢磨蒲恪贤那些话的意思,渐渐有了睡意,等卓擎煜过来时,她已经睡着了。

    高级病房里有陪护床,他摸了摸她的额头觉得不烫了才敢在陪护床上躺下。

    次日一早办理出院,上车后顾西涵才开口“卓大哥,我想在你家住几天看片子,可以吗?”

    大概是觉得拒绝她心里愧疚,卓擎煜没有丝毫迟疑,载着她回金海湾拿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再带她回自己住处。

    “我让芬姨整理你上次睡的那个房间,还缺什么和芬姨说一声让她添置,我要去公司了,中午晚上都不在家吃,你想吃什么让厨房做。”

    卓擎煜边说边把她的行李拿上楼。

    顾西涵的视线一直追逐他的身影,直到他离开,她才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走去视听室随便拿了个片子播放。

    蒲恪贤让她找借口先住到卓擎煜家再想办法制造机会,可是她既不会下厨也不懂打高尔夫,更不会游泳,她要怎么给自己制造机会?

    其实卓擎煜若是真的喜欢她,根本就不必她这么花心思去制造机会。

    所以蒲恪贤说错了,卓擎煜根本就不喜欢她。

    十点多时芬姨上来问她中午想吃什么,她什么都不想吃,最后芬姨让厨房给她准备了糕点和茶,到晚上又做了两菜一汤,她勉强吃了小半碗,还是听芬姨说这几道菜是卓擎煜最喜欢吃的。

    她吃过饭去散步,回来洗了个澡随意套了条宽松的睡裙就又窝在视听室里看片。

    她这次选的片子是那部卓擎煜让李助理拷贝回来的完整版《烈焰情人》,故事中的女主人公爱上了自己男朋友的父亲,这份有悖伦理的感情越压抑越狂热,终于在一次两人独处时爆发了,两人至此纠缠不清。最后的镜头是两人恩爱时被女主人公的男朋友发现,男朋友愤怒之余杀死父亲后离去,而女主人公抱着躺在血泊中的爱人纵火自杀殉情。

    剧中的女主人公看男主人公时的眼神让顾西涵想到自己,她在察觉爱上卓擎煜时也是不自控的会用那种情意绵绵的眼神看他。

    可是她没有剧中的女主人公那么勇敢,剧中女人公在逃避过却还是没办法压下对男主人公的爱时毅然选择了和他在一起,她抛却了女人的矜持,顶着良心的谴责,不是因为这段有悖伦理的感情带给她感官上的刺激,而是因为她真的爱那个男人,所以她最后为了那个男人殉情。

    如果她也像女主人公一样抛却矜持,卓擎煜又会不会像男主人公接受女主人公那样接受她?

    很晚了卓擎煜才回来,顾西涵听见动静跑出来,见卓擎煜扶着额上楼,步伐有些不稳。

    等距离近了她闻到他身上扑来的浓烈酒气,再看他的脸,眉头也是紧蹙着,黑眸半眯。

    可他虽然醉了,却还是认出她来,甚至还记得她高烧住院的事,缓缓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额头又去揉她的发,连说话的口吻都很宠溺“丫头,怎么还不睡?”

    顾西涵望着他,像是被他身上释放的酒气熏得也醉了,一下从脖子红到脸,尤其脸颊像是抹了艳丽的胭脂。

    她低头,靠过去手臂环住他的腰说“我扶你回房间。”

    他很配合,回到房间还知道自己脱鞋。

    顾西涵拧了热毛巾给他,他自己擦了脸和手,然后才一头倒在床上,似乎睡过去了。

    顾西涵站在床边看了一会,脑海里晃过许多画面,她挣扎着要不要趁他醉酒把生米煮成熟饭,又怕他醒来会大发雷霆,甚至从此恨她入骨。她纠结不已,最后还是没那个勇气。

    她拉过被子给他盖上,他突然翻了个身,然后一手置于领口去拉扯,像是要把衬衫的纽扣解开,可是拉扯了好一会都没弄掉。

    她捉住他的手拿开,给他解开了衬衫前面的几粒扣子。

    他安静了一会忽然又坐起来,顾西涵这才知道他其实并没有睡着,不由庆幸幸亏刚才没有鬼迷心窍的去勾·引他。

    “卓大哥,你想做什么?”她问他。

    卓擎煜长长呼了口气才说“冰水,我想喝冰水。”

    醉酒的人容易口渴,顾西涵下楼给他弄了一大杯冰水上来,他一下喝光。

    “还要不要?”

    他没答她,只是低头闭着眼去揉额。

    顾西涵见状说“你睡吧,我帮你揉一揉。”

    她按着他的肩膀轻轻推了一下,等他躺下去她就站在床边弯低了身子给他揉太阳穴。

    他像是很享受,紧蹙的眉头舒展开,呼吸也变得匀称了。

    这样不知道揉了多久,顾西涵长时间保持弯身的姿势腰有些发酸,想直起来一些,不意左脚心突然痉·挛了一下,她一个重心不稳,身体直直倒在了卓擎煜身上,而本来昏睡的卓擎煜被她这样一压也醒了,皱着眉睁开眼来瞪她,偏偏她跌在他身上时脸还是贴着他的,这么近的距离,他眼底流露的不悦她捕捉得一清二楚。

    她心虚的想爬起来,可是腰被一条手臂环住了。

    她楞了一下,不懂他是什么意思,只是困惑的望着他。

    两人对视了一会,顾西涵莫名心跳都变快,等他的手绕到她脑后按住她的头压向他的唇吻住她时,她几乎石化了。

    带着酒气的吻并不十分美好,可是有种特别的醉人气息。

    顾西涵震撼得无法动弹,只是被动的被他亲吻着,感觉他含着她的唇吮了会就又窜入她口腔里先是试探的撩拨了会她的舌尖,之后才肆意亲吻,犹如被泼了汽油的篝火越燃越烈,她被吻得连气都换不过来几乎窒息。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顾西涵还懵懵懂懂不知所措,人就已经被压在了身下,胸口饱满的丰盈也被轮番揉、捏着或是亲吻或是刮弄。

    一波·波异样的情愫自心底蔓延开,迷乱了她的神智,让她心底滋生出一股不知名的渴望。

    她抱住他的头,不自觉逸出一声声撩人魂魄的呻·吟,给弥漫着情·欲气息的氛围更添了一丝暧·昧。

    宽松的睡裙被褪去,她光溜溜躺在他身下,洁白如玉的肌肤因情·欲而泛着诱人的玫瑰红,刺激着那双注视着她的迷离黑眸,眸底的情·欲色彩越发浓重,流露出满满地渴望。

    那一瞬顾西涵有一刹那的清醒,她想问他知不知道她是谁,可是他又低头吻下来,凶狠地掠夺她口中的芬芳,吞噬她的甜美。

    滚烫的勃发抵着她柔软的入口,她紧张得指甲掐入他臂肉里,最后所有的呻·吟和喘息都在被贯穿身体时僵在了喉咙口。

    她发不出声也动弹不得,卓擎煜那处勃发的器官也被她紧致的甬道绞得发疼。

    他双手抱着她的臀试着更进入,用上半身去磨蹭她胸口挺立起来的蓓蕾刺激她身体的感官,她渐渐放松,仰着头来索吻,他含住她的唇开始律动,渐渐地失去控制,欲·望抵着她湿热的底部狠狠的研磨,极尽所能的榨取她释放更多的汁液。

    疼痛被如潮的快·感淹没,顾西涵大口喘着气攀着他的身体发出一声声欲断不断的呻·吟。

    情到深处难自控,她一口咬在他肩上,随着口中血腥味的弥漫开,她在他一记深而有力的冲撞中身体的快感达到高·潮。

    最后也不知道做了多久,初尝情事滋味的她难以承受太多的高·潮,终于在他释放后昏睡过去。而卓擎煜趴在她身上,好一会才退出她的身体,就那样一条手臂横过她的腰搂着睡着了。

    ——————————————

    清晨卓擎煜醒来头痛欲裂,而让他更头疼的是一睁眼便看到身旁睡着一个浑身光裸的女人。

    因为女人的脸埋在一头秀发里,他看不清楚她的五官,只看到她身上裸露的肌肤马上欢·爱遗留的痕迹。而床单上更是污渍斑驳,一片混乱。

    这一切都昭示着他酒后乱性。

    他坐起来眉头蹙得死紧,努力想记起来昨晚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有女人出现在他床上?

    虽然身处娱乐圈,但这么多年他一直洁身自好,更别说带女人回家鬼混了。

    他伸手去拨开覆在女人脸上的秀发,在看清楚女人的脸时,他震惊得脸色顺变。

    怎么会是她?

    看清楚是顾西涵后,像是触动了记忆开关,这一瞬他脑海里清晰回放昨晚的一幕幕,他记起来,是顾西涵扶醉酒的自己回房间,是她给自己倒水,也是她给他揉胀痛的太阳穴。后来她倒在他身上,他体内的酒精因子在感觉到她柔软的娇躯和闻到她身上那种少女独特的香味时开始作祟。

    他那时记不起来她是谁,在酒精的作用下他把她当成了欢爱的对象,结果铸成这样的大错。

    他给她盖好被子立即下床,在他进入浴室的那刻,顾西涵缓缓睁开眼。

    其实她在卓擎煜坐起来时就被惊醒了,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所以才继续装睡。

    她不知道他刚才拨开她的头发看到是她时脸上是什么表情,是愤怒、震惊,还是又惊又怒?

    浴室传来‘哗啦’流水声,她忍着浑身的不适坐起来找到自己的衣物穿好,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向门口。

    开门的声音让浴室里头的卓擎煜身子一僵,等洗完澡出来,果然顾西涵已经不在床上了。

    他走到床边,白色床单上那一抹暗红触目惊心。

    动手换了床单,从床头矮柜的抽屉里拿了一盒烟出来点燃一根。他其实很少抽烟,除非心情很糟糕的时候才会变成一个烟鬼。接连抽了三根,第四根刚点燃他就捺熄了。

    站起来换了套衣服走出房间,径直走到顾西涵所在的客房。

    敲了两下门没见回应,他去扭门把,可门被反锁了。

    他又敲,敲了好几次门才终于打开。

    顾西涵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发稍还滴着水,没入睡裙里很快把睡裙弄湿一大片。

    她低着头没看他,只是倚着门框,两只手的手指绞在一起,仿佛在等他先开口。

    卓擎煜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瞥了眼她还湿漉漉的长发,他走进去从浴室拿出电吹风。

    顾西涵还站在门口,他过来拉她,把她按到床边坐着,打开电吹风开关很耐心的给她吹头发。

    这样温柔的举动让顾西涵受宠若惊,她想过许多个可能,但就是没想到他会这样平静。

    而他越是平静,她越是感到不安。

    ——————————

    (明天更新一万五~~~~大家表担心,如果元旦前还没完结我就会继续写……不会虎头蛇尾的~)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s://www.mht.la/down/txt28820.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s://wap.mht.la/28820/

发表书评:https://www.mht.la/book/28820.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情煜难桃(13))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情歌(54)     返回目录     下一章:情煜难桃(14~7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