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风》

下载本书

第八章 反击行动

作者:甲子 字数:1576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赘婿当道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女尊公主的大猪蹄子 仙武帝尊 仙韵传 快穿:大佬你人设崩了 福晋在上:四爷,狠会宠! 重生之舐血魔妃 大演帝 重生顾少娇宠小刺猬 男欢女爱 美人娇悍 重生九福晋
    菊宁忽然发现众人都在看自己和赤瑕璧,脸微微一红,又不想解释甚么,只好把目光移向两侧,这才发现所在的环境很古怪,地面明明有房屋的痕迹,却是一片空地,不远处还倒着十几具尸体,诧异地问道:“你们在这里千甚么?”

    赤瑕璧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www.mht.la 超多好看小说]

    菊宁越听脸色越白,当她听到对方的实力还在散仙之上,整个人就像被抽空了血液,不但脸无血色,就连身体都僵住了,若不是赤瑕璧扶着,几乎要坐倒在地。

    赤瑕璧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强烈,挽着她的手臂柔声劝慰:“你也别太担心,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己经击退了阴尸族的第一轮攻击,虽然他们还会再来,不过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取胜。”

    “想不到这里也不得安静,早知道就不必千里迢迢赶来了。”菊宁苦笑着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怎么了?出甚么事了吗?

    菊宁平常在徒弟面前一直都端着架子,很少吐露自己的心情,只有在赤瑕璧面前才有一吐所感的地方,娓娓说道:“我带着她们坐船到处漂泊了很久,一开始还好,可这两年感觉朱雀国和青龙国都进入了战争状态,那斯然派人找我,要我帮朱雀参战。”

    “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些俗务,当然不愿意,因此朱雀的港口也就不能去了,免得他们抓我的徒弟要胁。”

    “青龙国也知道我的身分,像仇人一样防着我,每到港口都有人盯着,想找个平静的地方修炼都难。”

    “我这些弟子实力有限,不可能不吃不喝,因此海外的小岛也不能久留,想到玄武国比较平静,所以把她们一起带来了,没想到这里还是一样。”

    赤瑕璧温柔地拍了拍香肩以示体谅,微笑着劝道:“你选择这里是对的,这里就是你的家,只要击退了幻幽长老,遏止白虎国的野心我们就可以有平静的日子了,黄龙山很大,我们可以建一个修道馆给你们,大家自行修炼,敌人出现就一起作战,这不是很好吗?”

    “你不是说他们的实力还在散仙之上吗?我们这些人……”赤瑕璧用言语勾画出的蓝图深深地吸引菊宁,然而想到敌人的强大,她的眼中又失去了自信。

    “你可别小看我们这些人,只要我们配合得好,没有不可能战胜的敌人。”

    赤瑕璧傲然一笑,回手指着同伴自豪地道:“你看我们这里的人,斩风是冥界第一强者,他的实力己在散仙之上,有他在绝没有难事”

    “砚姑娘虽然是活死人,但她学了七大血术之一的血舞天涯,现在又控制了玄武国的鬼人势力,手下的冰雪战队实力也不俗。”

    “除此之外还有雪仙子,就是你认识的千雪姑娘,她也己经成仙了,一手真元净化便把尸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其它人也各有绝技,明帅虽然力量弱了些,但他的法阵独步夭下,就算仙人、鬼人也未必能突破他的法阵,有这些人在,只要我们同心,一定会取胜。”

    菊宁这时才真正打量退到十丈外的人群,赤瑕璧的确振奋了她的心,斩风在狮门港击退三散仙的场面终生难忘,经常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她转头看了在场众人一眼,目光突然停在流千雪身上,这个美丽的少女,数年前还只是个普通的道师,如今己是仙体,变化令她既羡慕又佩服,迎上去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道:“道士菊宁参见仙子。”

    流千雪一向没有仙子的架子,也不认为仙子高人一等,见她如此隆重的行礼,顿时慌了手脚,连忙应道:“不必多礼,不必多礼,大家都是朋友。”

    赤瑕璧知道菊宁的脾气,扶着她肩头笑道:“别看她是仙人,她现在是风老弟的妻子,与凡人没甚么两样,所以不必太拘谨,就当是姐妹好了。”

    “妻……子!”菊宁像是突然窥见天大的秘密,惊得面如土色,不可置信地看着流千雪,在她的思想里,仙人己经超然物外,不应该再有人界的**,更不应该与婚姻扯上任何关系,而流千雪的事情,像是一把重锤狠狠地敲中了她。

    流千雪大大方方地朝她点点头,含笑道:“别太拘谨,当我是普通人就好。”

    一听仙子成亲,百花谱的少女们都跳起来,瞪大眼睛看着斩风和流千雪,不禁想起当年斩风为了流千雪挑战虎极的事情,没想到事隔数年,玉人虽然成仙,却仍甘心下嫁,整个故事就像童话般美丽动人,深深打动了她们的心,也带来了强烈的震撼感。

    赤瑕璧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把嘴凑到菊宁的耳边小声嘀咕道:“看到了吧,连仙人都不歧视婚姻,你又何必那么执着呢”想开点吧!

    菊宁还没有从惊愕中清醒,木钠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敌人并不容许她多想,当众人轻松地接迎客人时,幻幽长老的第二波攻击又到了,这次的攻击并不是来自地面,而是来自黄龙镇废墟之下。

    平静的大地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紧接着整个黄龙镇的地表急速向下陷落。

    在场都是高手,感到不妥立即腾身,能飞的飞上夭空,不能飞的先跃上半空,让会飞的人来解救。

    最不幸的要数刚刚到来的百茬谱,相比之下她们的临战经验少的可怜,最多也就同门间的切磋,并没有生死之忧,遇上突袭的反应都很迟缓,有的甚至惊得傻了,呆呆地站着不动,任由身躯随着下陷的地表一起坠下去。

    更残酷的还在后面,等待她们的不只是陷落,还有早已准备好的一池毒尸液。

    “徒儿!”看着徒弟坠入尸液池,菊宁眼都红了,发了疯似的要往下扑,却被赤瑕璧死死抱住不放,他很清楚尸毒的厉害,放任菊宁下去只会增加危险,干事无补。

    “不要下去,你不行,这种事只能让风老弟他们三个去做,只有他们有先夭的抵抗力,其它人绝对不行。”

    菊宁急得眼泪一直往下掉,耳边传来的惊叫与惨嚎像千支小针,不断扎痛她的心。

    “可……有几个己经下去了……一个个救只怕来不及。”

    赤瑕璧固执地道:“来不及也不能下去”听好了,这池子里的毒液,只能由风老弟他们三个碰,其它人都不许碰,再吵我就打昏你。

    菊宁挣扎了很久也没法挣脱,最后只能无助地看着下方。

    斩风不需要旁人提点,当尸液池出现时他便己跳了下去,身边还有布扬和元苏,浸泡在腥臭的尸液里并不是一件舒服的事,但他们无法眼睁睁看着一群如花似玉的少女,就此被夺去生命,何况她们还是千里迢迢前来投奔自己,做为主人,无论如何都要把她们救起来。

    幸好这里不是鬼界,幻幽长老找不到更强的尸液,池里的液体都是在玄武国境内调配的,不但毒素较低,而且效用也较慢,跌落池中的少女大都是被恶臭熏晕过去,也有被石头压伤,动弹不得,还有几个因受惊过度而昏倒,在斩风三人的努力下,一个个被抛上了地面。

    流千雪和雅雅一个净化一个治疗,百花谱的少女虽然吃了不少苦头,但性命总算是保住了;几个遇溺和被砸的伤势较重,被砚冰安排首先救治。

    说来也是幻幽三老失策,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不了解斩风的来历,若知道斩风是冥人,绝不会有这样的安排。

    “运气真的不错。”赤瑕璧其实也很紧张,他知道这些徒弟都是菊宁的命根子,要死了一个就不得了,见斩风成功救了人,才放下心头大石,又嬉皮笑脸地说。

    看着徒弟们一个个被抛上平地,菊宁这才稍稍放心,回头一看,发现自己被赤瑕璧紧紧地搂在怀里,一张如玉的俏脸顿时羞红了,活脱脱像是一个未出嫁的小姑娘。她不敢大叫,只得低着头轻吟道:“放开我。”

    赤瑕璧难得与她如此亲昵,哪肯就此放手,手不松反紧,还振振有辞地辩解道:“不行,放了你,你又会跑下去救人,给我老老实实待着别动,听到了?]菊宁羞得连耳根子都红了,平时的道仙气派早已不知丢到何处,明知他的用意,却连话都说不出去,更不敢大声嚷,既怕面子挂不住又担心影响下面救人,只能咬着牙硬忍着。

    撑了片刻她又觉得太难受,想着赤瑕璧这份痴情可敬可佩,到这地步也没甚么羞人的,索性放软身子,依偎在赤瑕璧怀里,当是酬报一下赤瑕璧付出了十年的感情。

    软玉温香在怀,十年感情得偿,赤瑕璧得意极了,一生都没有这么舒坦过。

    其实他心里明白,菊宁除了他不会再接受第二个人,只是为了修仙心里放了堵高墙,硬是挡了十年,心里竟有些感谢幻幽三老,若不是他们设下毒计,自己不知何时才能这样亲昵搂着心上人的娇躯。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众人联手把受伤的少女们送回山庄,安置在各间木屋中,原本还显宽敞的山庄,骤然间变得很拥挤,但谁也没有在意,强敌在前,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就算力量不足,心理上也是一种安慰。

    安抚好伤者之后,剩下的人都围坐在山庄中央的空地上,商议着下一步的行动,平儿则带着冰雪战队的姐妹在黄龙山附近巡逻。

    菊宁一直以修炼为主,从不关心政治,因此才会被逼得走投无路,现在面对强敌,脑里早就没了主意,一切也只能听从赤瑕璧的安排。

    赤瑕璧本就活跃,有了菊宁在身边显得更积极,刚落座便抢着道:“对方已经出了两招,第一招令我们头疼了一阵,不过都化解了;第二招虽然阴毒,但有风老弟他们三个在,也平安无事,不过我相信下一次他们会施展更阴毒的手段。”

    “不错!”明帅身为整个集团的智囊,肩上的重任并不轻,回来的路上,已经开始琢磨下一步的应战方略,见话题挑明也不再隐瞒,坦言道:“事到如今,与幻幽三老之间将会有最后的决战,风老弟见识过共位一体的战法,实力非同小可,单打独斗没有一个是对手。”

    “为了以后的太平,我们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正面击败敌人三位一体的战法,这样阴尸族才会有所收敛。”

    砚冰接口应道:“我己经发出信号,让部下全力追查幻幽三老的藏身地点,如果可以的话,这一次我们要主动出击,与他们决一死战。”

    明帅含笑道:“现在有菊宁道仙的加入,我们实力又强大了些,只要大家花点时间建立默契,成功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菊宁一心修炼成仙,以为仙人便是世间至高点,直到此刻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何等可笑,单以实力论,世上的高手太多,仙、鬼、人界,世界比她想象的要大许多,而高手大都隐藏在暗处,不易得见。

    脑海中忽然闪出刚才被赤瑕璧死死按在怀中的一幕,无论怎么挣扎也动弹不得,明显感觉到他的实力大幅提高了。

    她想着,眼角的余光偷偷膘了赤瑕璧一眼,正遇上赤瑕璧似笑非笑的目光,俏脸突然染上一席桃红,像抹了胭脂似的,散发出一种动人的魅力,看得赤瑕璧坪然心动,一向放纵的他根本不理会别人的目光,伸手揽住了香肩,顺手一带便带向怀中。

    菊宁本想挣扎,眼睛忽然扫见依偎在斩风怀中的流千雪,俏丽的面容上绽放着幸福的光芒,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感,不禁看得有些痴了,身子一松便被赤瑕璧揽住怀里。黄龙山众人正在讨论应战之策时,幻幽三老也在商议着下一步行动,然而和乐的出现带给他们一不幸的消息,两轮攻击都失败了,对方几乎毫发无伤,安全退回山中。

    意料之外的失败使三人又惊又愕又恼,原本寄望两重攻击可以造成一定的伤害,第三轮攻击就可以收获更多,没想到都以失败告终,心里满不是滋味。

    阴暗空间沉默得有些可怕,和乐越待越感到不安,眼角不断扫视着三人,希望找到喜怒的痕迹,只可惜三人的头部都被包着,根本看不清真面目,甚至连眼神都藏在黑洞之中。

    六长老首先打破了沉默,喃喃自语道:“他们到底是怎么破解的?真是太奇怪了,虽然尸毒弱了些,但除了斩风几个,其它人应该会受到影响,为甚么会没事?难道他们都会飞?”

    尹罗小心冀冀地解释道:“我带着人一直在远处观望,一开始尸人幻术的确发生了效用,但他们派人飞到黄龙镇侦察,之后便弃了山庄冲向黄龙镇。”

    “冲?怎么冲?”

    “他们之中有一大批人能够飞行,有了这些人,不会飞的也可以飞了。”

    四长老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沉声道:“看来是我们设想不周,没料到他们有那么多人会飞。”

    五长老不耐烦地道:“失败就失败,下一次我们凭着实力主动进攻,绝不可能再输给他们。”

    和乐听到了一个“再”字,心头顿时一凉,原以为三老己是高手中的高手,没想到也败在敌人手中,开始为自己的退路打主意了。

    四长老望向六长老,问道:“你的伤还需要多久?”

    六长老挥了挥手臂,高声叫道:“我现在就可以把他们打成肉泥。”

    四长老摇头道:“不行,敌人的力量不弱,不能太小看了他们,这一次必须成功。”

    “好吧,好吧,再等几夭就是,反正也差不多。”

    “尹罗,你的实力大概可以参战,不过你的部下就差太远了,我看你们还是先移到黄龙山的附近监视着。”

    “属下明白。”

    因为六长老的伤势,黄龙山又得到了将近一个月的休整期,这一个月中所有人都在拼命修炼,明帅每天都组织众人进行合战演练,希望无论是两人还是一组,抑或是全体合战都有足够的默契。

    最活跃的人莫过子赤瑕璧,菊宁虽然没有明言,但行动上已经默认了两人的关系,想到终生有伴,没有甚么比这个更值得高兴的。

    二月的北国依然寒冷,黄龙山仍是冰雪世界,只有几片梅林不惧寒冷、傲立风中。

    这一夭,一名活死人少女带着幻幽长老的消息来到山庄,打破了山庄的平静。砚冰急匆匆召集了所有人聚集在山庄中央的空地。

    “幻幽三老在秃鹰峡,此外还有一支烈火幻骑士旅团,正在附近监视我们的动静。”

    “秃鹰峡?”明帅在脑海中搜刮了一阵,露出恍然大悟之色,道:“我想起来了,那是接近白虎国的一片山域,的确是藏人的好地方。”

    “我们上吧!”赤瑕璧雀跃地跳了起来。

    “对啊!明帅,我们主动出击吧!”原石、鸣一、兵烨、藏剑、弓弛不约而同站了起来。

    明帅没有立即回答,目光转向砚冰和斩风,两人现在是团队里最强的人,必须听听他们的意见。

    斩风早己做好了临战的准备,因此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砚冰做事果断却不莽撞,沉思了片刻后问道:“幻骑士旅团是个麻烦,我们是不是该把他们清理了再说?”

    明帅深以为然,点头道:“这话有道理,虽然幻骑士旅团的实力与幻幽三老相差太多,但也不能小觑,若是在我们疲惫不堪的时候出手,麻烦也不小。”

    “既然如此,我们就拿这支幻骑士旅团开刀,试验一下辛苦修炼的成果。”

    “好”

    强敌在前,不容许他们有半点犹豫,决议后立即展开行动,除了受伤的几名少女,其它人都参战了。菊宁、赤瑕璧和幸丘三人带领着数十名女道士遁身从地面行动,砚冰的冰雪战队则载着不会飞行的布扬等人从天空进袭。

    斩风和流千雪这对眷侣飘然飞翔在白云之上,跟在大部队的后方。

    和乐作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成为试刀石,当逆风盟出动之际,他正奔往秃鹰峡的道路,因此发现黄龙山上有蠢蠢欲动之势。

    “和乐,怎么像乌眼鸡似的跑来了?出事了吗?”六长老伤势初愈,心里积了一肚子火,说话像喷火似的。

    和乐习惯他的脾气,也不敢发作,只好忍下这口气,沉声察道:“黄龙山上的人似乎有行动迹象,不知道他们要千甚么。”

    “难道要跑?”六长老回头望向两位同伴,问道:“老四、老五,万一他们真的躲起来,或是去找仙人求援,我们可就麻烦了,不如现在就上山消灭他们?”

    两长老对视了一眼,都觉得有这个必要,爽快地答应了。

    “走!”六长老一马当先飞上了夭,四、五两长老随后也跟了上去。

    和乐不会飞行,更不愿直接卷入三人的行动,因此乐得逍遥。

    当然幻幽三老来到黄龙山南部的峡谷时,逆风盟诛灭幻骑士旅团的行动己经结束,仿佛知道幻幽三老要来,所有人都停在峡谷口。

    “你们看””六长老第一个冲进峡谷,见的却是遍地死尸,血淋淋的战场异常刺眼,浓烈的血气诉说着战斗的残酷“可恶的东西,居然……居然敢抢先向我们动手,真是活腻了!”

    上次一战已失去了两个幻骑士旅团,现在好不容易组建了第三支幻骑士旅团,没想到第一仗就被人灭了,想到这十几年的辛苦都白费三人恨得咬牙切齿,目露凶光,像野兽般死盯着地面,恨不得立时就把凶手揪出撕碎。

    “你们来晚了。”

    声音细若游丝,却又透着一股刺人的寒气,三人身子微微一颤,急忙顺着声音望去,斩风和流千雪如同旭日般出现在峡谷另一端的上空,所有的愤怒与憎恨都转移到两人的身上。

    斩风冷冰冰地扫视三人,右手朝前一指,用最狂傲的口气说道:“想在这里闹,先问过我。”

    “果然是你们干的好事!小子,今天你再也跑不掉了。”六长老两次栽在他手上,积聚了许多怒火与怨恨,此刻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咆哮着便想往前冲,却被两名同伴按住了。

    “别急,有的是机会。”四长老狞笑着用眼角瞥向斩风,声音如金石般尖锐,藏着浓浓的杀意。

    “跑不了。”五长老却是阴笑连连,像是看着笼中的猎物般瞪着斩风。

    斩风早已做好了最后决战的准备,三老不除,玄武国永无宁日,庆幸的是自己成为白虎国首要的攻击目标,而不是皇都或者其它地方如此一来就不必四处奔波。

    “阿雪,你守在我后面,不许乱动。”

    流千雪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用这种严正的语气对自己说话,知道他心疼自己的安危,心里甜甜的,嫣然道:“放心,我不会搅你的事,何况下面还有明帅他们的埋伏。”

    斩风深情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驾着蓝元便飞向三老,身上依然是三层护甲,右手撤下长刀摸在手里,却没有像以往那样结成巨刃,而是将紫元移向刀身。

    刹那间,灌入紫元神力的长刀焕发出强大的紫光,将整把刀身都染成了紫色,渐渐地以刀为中心形成一个直径百丈的紫光光域,并随着斩风的移动而移动。

    幻幽三老还是用惯常的品字型队列迎战,四长老居中,五、六两长老分居左右,各自都释放出阴尸之力,身上裹了墨色的气雾,三团气雾相互吸引伸展,最后形成了以三人为顶点,相互连接的墨色三角,高高的悬挂在半空。

    紫与黑,圆形与三角,对立何其分明,躲在下方观战的人们都不禁感到一阵紧张,为斩风捏了把冷汗。

    以一敌三,斩风处于绝对劣势,然而这一场决战的成败就在此处,绝对劣势在某些时候也会转化为优势。

    战争平静地展开了,斩风杀气腾腾地舞动长刀率先冲了过去。

    三老一起修炼、一起作战,早己建立了默契,连招呼都不用打,便达到夭衣无缝的配合。

    只见三个角同射出一团黑气,仿佛早己计算好飞行轨道似的,在到达斩风面前一丈时,自然凝合成一股黑色球体,体积不但没有增大反而缩小一半,显得更有质感,去势也更凶。

    斩风没有闪避,双眼突然大睁,龙吟般清啸一声,双手舞动紫色长刀在空中画出一道绚丽的光芒,狠狠地劈在黑色球体上。

    随着一声闷声,两股力量相击之处,绽放出刺眼的白色,如闪电般射向四面八方,强烈的光芒刺得观众们几乎睁不开眼睛,片刻后视觉才恢复正常,再度望向半空,赫然发现斩风被硬生生逼出了几丈。

    “三人同击的力量果然强大。”明帅皱着眉头喃喃自语,信心微微有些动摇。

    砚冰深谙斩风的性格,敌强越强,遇上这样的对手,这样的绝境,一定有两倍以上的斗志与战意驱使他作战,实力也会渐渐发挥到极点,因此虽然紧张却不忧心。

    她看了一阵,见双方还是稳定的攻防形态,便把目光移向身边的同伴,沉声道:“赤大哥、幸丘、菊姐,别看迷了,我们随时准备出击。”

    “知道了。”赤瑕璧笑了笑又膘向菊宁,心里微微有点担心。

    菊宁的实力虽然不弱,但在这种环境,只能与布扬和元苏等人排在一个等级,连幸丘都比不上,要她参与强攻,深怕她有些力不从心见到半空中敌我双方强力的攻击,紧张的程度竟比当时狮门港外那一战还要高,菊宁这时才确信对手的实力更在散仙之上;而斩风的实力又有长足的进步,只伯三两个散仙已不是对手,不禁暗暗慨叹,同样都在修炼,斩风的进展与她的进展简直是夭渊之别。

    然而她却不知,斩风的实力是在半修炼半战争中成长,生死关头所能领悟的,远比平时漫不经心的修炼要多。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s://www.mht.la/down/txt3231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s://wap.mht.la/32315/

发表书评:https://www.mht.la/book/3231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八章 反击行动)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七章 菊宁百花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九章 山峡绞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