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风》

下载本书

第二章 白虎旧友

作者:甲子 字数:14978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韩三千苏迎夏 赘婿当道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最佳女婿 极品全能学生 全职法师 男欢女爱 元尊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都市极品医神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第九特区 最强狂兵
    面对即将到来的散仙盟与阴尸族之战,明帅不愿只是等待,在等待了两个月之后,他突然提议要派人进入白虎国,随时传送最新的消息。[www.mht.la 超多好看小说]

    这个话题刚刚提起,狼敖便自动请缨,而且神色异常地坚定。

    “你愿意去?”众人惊愕地看了他一眼,又不由自主地扫了扫砚冰。

    砚冰的目光一直落在幽儿身上,两个女人交头接耳小声说着甚么,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对狼敖的事情显得漠不关心,过于冷漠的表现让众人都意会到许多东西。

    斩风看在眼中不禁微微一叹,但这种事情旁人不便插手,何况他也是当事人之一,以他的性格,像“不要爱我去爱别人”、“狼敖不错,可以考虑。”这类话绝对说不出口。

    沉默片刻,他又望着狼敖,扬声问道:“为甚么?”“这里没有人比我更熟悉白虎国,也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兽人,我最适合。”狼敖满眼自信,语气铿锵,不容半点置疑。

    斩风很少在这种事情上做抉择,今天也不例外,习惯性地把目光投向明帅,等待他的建议。

    明帅本考虑请砚冰派几个活死人去,但回头一想,活死人的实力不足,身上又有鬼人气息,无论碰上散仙盟或是阴尸族都会有麻烦,万一供出驱虎吞狼的计画,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相比之下狼敖倒是个不错的人选,只是他与逆风盟没有任何感情,只因砚冰和斩风才出现在这里,外人根本不可能控制他做事;但情报工作需要一个整体,需要服从指挥,因此又有些犹豫。

    其他人见斩风问了明帅,都不发表意见,只是望着两人。

    狼敖似乎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满脸焦急地瞪着众人,不耐烦地嚷道:“我已经决定了,如果你们不需要我做事的话,我还是要走,怎么样?答不答应给句话吧!”明帅见他这副神情,知道不能再犹豫,含笑道:“既然你诚心相助,我们也不好推辞,有机会的话就看看有没有新消息,没有就算了,千万别冒险。”“好!我知道了。”狼敖性急,决定了就要做,听完明帅的话立即起身,临行前眼睛只瞟了瞟砚冰,然后就如狂风般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此时砚冰才抬起头淡淡地望了一眼,神色间有种外人看不透的意味,似是惋惜,又似是怜悯。

    聿丘显得很不放心,皱着眉头问道:“真的让他去吗?我怕他会坏事。”鸣一也点头附和,出身密探的他最了解这项工作,狼敖实力虽然高强,但做事的效率不高,性格又急躁,而情报探子最需要耐心,他去了也未必能有甚么成果。

    席间议论纷纷,言下之意无他,都觉得狼敖成不了大事,应该另外派人前去。

    斩风一直没有说话,右手托着腮帮子,左手轻轻抚弄着流千雪柔软的长发,眼睛望向门外,似乎想甚么想得入了神,连别人叫他也没有反应,直到流千雪轻轻推了推他的身子,他才收回思绪,愣愣地看着妻子。

    “明帅叫你。”流千雪娇嗔着白了他一眼。

    “哦||明帅,甚么事?”明帅笑着问道:“我们必须在白虎国建立一个情报站,你觉得谁去比较好?”“我和姐姐去最合适。”斩风想都不想便回答了。

    众人都是一愣,流千雪也傻傻地看着他,只有砚冰满脸兴奋,眸子中闪动着期盼之色,只要能与斩风并肩作战,哪怕是刀山火海她也毫不在乎。

    明帅皱了皱眉,却没有立即回应,沉思片刻后才缓缓说道:“你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只是你走了这里怎么办?”“不怕,以我和姐姐的速度,一去一回不需要太久。”斩风顿了顿,换了一种语气又说道:“大哥这两年只查到阴尸族的老巢,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资料。

    “我们不知道阴尸族有多少人,兽人数量也不明,没有这些资料,我们很难判断散仙盟有多少胜算,必须要设法查一查阴尸族的内部消息。这里我的实力最强,所以我去会好些,姐姐的飞行速度最快,来回传递消息最方便。”“我同意!”砚冰担心太多人反对,抢着说出自己的意见。

    众人都知道斩风的脾气,这种危险的事情总是第一个抢着干,如今连砚冰也显得迫不及待,他们都不好再说甚么。

    流千雪也很想去,但她知道自己无论到哪里都会受人关注,仙人的痕迹是抹不掉的,去了反而会引起阴尸族的注意,给斩风的行动增加危险,只好点头同意。

    其实斩风最想去的是鬼界,仔细查一查风家的事情才是他最大的心事,只是散仙盟与阴尸族之战变数太多,稍不留意就会功亏一篑,因此他不敢用大家的性命和人界的未来做赌注。

    白虎国,五百年来都是大陆西面的小国,面积不大,半数土地还是沙漠,除了较为繁荣的海洋渔业之外,再也没有值得外人注意的地方。

    由于白虎国面积最小,其中大半还是无法居住的沙漠区,因此白虎国更致力于发展航海业,希望海外的岛屿也能加以利用,扩大居住面积。

    在其他三国统治者的心里,这是一片没有任何威胁的地方,然而自从幻士集团强攻玄武,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在白虎国的名字上又加上了神秘二字,也许还有邪恶二字。

    斩风并不敌视幻士,甚至觉得幻术是一种革命性的力量,能把人与环境改变得那样维妙维肖,几乎可以说是艺术,唯一限制它发展的,大概就是它源自阴尸族的这个因素,而且现在正用来做邪恶的事情。

    砚冰第一次来到这片地域,感到一切都是那么新颖新奇,尤其是遇上那浩瀚无边的大沙漠,沙漠中奇妙而美丽的绿洲,还有庞大的骆驼商队,都吸引着她的注意。

    斩风没有选择直接去幻士的老巢,现在的情况不像以往,仙人和幻幽长老随时都会出现在沙漠中,空旷的地域中很难藏身,而仙人和鬼人的感应力都不是一般人可比,暴露身分也许会彻底破坏一切安排好的计画。

    他选择先前往白虎国首都滨海城,既然白虎国的皇室有分组建幻士集团,从他们嘴里同样可以得到有用的资料,危险也相对小些。

    滨海城,顾名思义,座落在大陆西面的一座海湾,那里最早是一个极好的捕渔区,也是鱼货集散区,吸引大量平民迁移过去,久而久之就发展至城市的规模。

    白虎国的第一任国主就是来自那里,因此把自己的家乡定为首都,经过五百年的和平岁月,这里得到充分发展,已是白虎国政治、文化、经济、军事中心。

    两人的速度虽然快,但都是没有去过白虎国都城,必须在中途的城镇落脚,询问国都的方向,而砚冰又不时地停下欣赏风景,因此两人辗转几千里,花了近一个月才到这座富饶美丽的海港城市。

    听着海浪的节拍,吹着湿润的海风,感受着城市的宁静与祥和,斩风和砚冰都很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嗅不到一丝争斗的气息,气氛平和的让人难以置信,尤其是想到黑暗处有幻士集团和阴尸族存在,更觉得神奇。

    “风!我们现在怎么办?去皇宫?”与心上人结伴而行,砚冰的心情出奇的好,笑容也从未离开脸上,活泼跳动的眼神看上去就像一个十七、八岁初次与情郎逛街的少女,既可爱又有趣。

    斩风也被她这副模样吓了一跳,半天才反应过来,呐呐道:“不,我们先去商会。”“商会?”砚冰好奇地望着他“嗯,听说这里的商会很发达,他们那里有整个白虎国的消息,也许会有幻士或是仙人的消息。”“是吗?”砚冰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但这种怀疑很快就被化解了,当他们向路人询问起商会所在时,每个人随手就指,连想都不想,仿佛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走入商会所在的大街,砚冰更是惊讶,就连早有心理准备的斩风也吃惊不小。

    一条长达五里的大街,两侧居然都是商会会馆,每一座商会都是那么气派,有的高贵、有的典雅、有的清幽、有的奢华。商会前更是人来人往,人头涌动,其中不乏衣着华丽的绅士名流。

    “这么多商会怎么找啊?”砚冰看得有些傻眼。

    斩风随即扫了一眼,看中一间行人出入最多的商会小楼,然后领着砚冰走了进去。

    说来也是巧,刚踏入商会,两个熟悉的面孔便出现在他面前,不是别人,是一起担任过商队护卫,在沙漠中出生入死的两位沙漠武士||鲁扬和义连。

    经过这几年的洗礼,两人明显老了不少,额头上也多了几条岁月留下的皱纹,长年在沙漠行走,皮肤晒得又黑又干,但样貌还是没变,因此斩风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

    “你是……”义连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一个熊抱抱住斩风,兴奋地叫道:“风老弟,真是你呀,你没死太好了!”激动高亢的声音立即引来周围的注意,见两人都带着兵器,知道都是武士,便不再留意,相比其他三国,这里更重视商贸经济,武士的地位远不如其他国家。

    “义大哥!鲁大哥!”斩风没想到他会这么激动,心里也是异常兴奋。

    砚冰好奇地看着斩风,没想到他在这里也有故交,而且看上去还很亲密。

    鲁扬跑了过来,笑呵呵看着斩风说:“老弟啊!这几年差点没把我们两个想死,一想到你一个人留在那片鬼地方,我们就打心眼儿感到不安乐,哎,说来我们两个的命还是你救的呢!”义连松开了斩风,感慨地拉着他的手臂,道:“是啊!是啊!我媳妇天天唠叨着找你报恩,我们哥俩正发愁上哪找你去呢!没想到你到这里来了。”“走走走,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找个好地方慢慢聊。”鲁扬拉着斩风正想走,忽然瞥见斩风背后的砚冰,独臂的人本就引人好奇,何况还是个女人,只是脸上戴着面纱,看不清样貌和年龄。

    “这位姑娘是……”“我朋友。”鲁扬和义连相视一眼,眼中有暧昧的神色,斩风见了也不想多解释,朝砚冰点点头,然后拉着两人出了商会会馆。

    四个人找了一间还算干净的小酒馆坐了下来,义连急不可待地问道:“当年你是怎么逃掉的?幻士可是大人物,惹上他们不死也掉层皮。”“没甚么。”斩风的语气淡淡的,不想过多解释。

    义连经历了太多,一听语气就知道他的想法,笑着问道:“对了,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有事吗?”斩风正找地方打听情况,见到两个熟人,忽然想起他们都是走南闯北的武士,到过许多地方,知道的小道消息也多,便想着从他们身上找点情报,沉吟着道:“我一直在玄武国,这次来打听点消息。”“玄武!”两名武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转头朝周围张望,见没有人留意他们,这才松了口气。

    鲁扬压低声音提醒道:“老弟,白虎和玄武打了几场,现在已经是敌国了,你千万别告诉外人说你们是从玄武国来的,不然卫兵会把你们当奸细抓起来审问。”斩风大概可以想像到白虎国对玄武人的态度,幻士集团几次大败,连幻幽长老都死了三个,心里自然不会高兴,战死的幻士中必然有不少白虎国皇室成员,仇恨就更大了,敌视玄武人也是正常的现象。

    “不要紧。”义连笑了笑,压低声音又问道:“你要打听甚么?”“朱雀国的仙人好像对白虎国有兴趣,他们打来了没有?”“甚么?仙人要打我们?”两人吓得几乎蹦了起来,幸亏斩风和砚冰按住了两人,这才没有惊动其他人。

    坐回原位,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吞了吞口水,这才压抑下心里的恐惧,小声问道:“谁说仙人要来打白虎国?是真的吗?”“没错,是真的。”鲁扬苦笑一声,无奈地看着义连,轻叹道:“这世道是怎么了,白虎国刚刚出兵打玄武国,没歇几天,朱雀又要来打白虎国,真是不叫人安生。”“是啊,战争一起,商队都停了,我们这些武士也就没活干了,幸亏以前赚了几个钱,不然真要饿死了。”见两人这副神色,斩风知道仙人还没有与阴尸族开战,至少还没有这类的消息传来,心里有些着急,担心散仙盟到底会不会真的中计。

    而且看着两人落寞的神情,他更想早一点结束散仙盟和阴尸族对人界的骚扰,转头望向砚冰,小声问道:“姐姐,你怎么看?”砚冰正想说话,旁边桌子传来的一番对话吸引两人的注意。

    “听说了没有,最神秘的幻士要招新人了。”“真的吗?那可是天赐的好机会啊!要是能招我就好了。”“想的美,凭你这身手,幻士哪会看得上?而且我还听说这次招收是秘密的,被选定的人如果拒绝就要被处死。”“啊!”一声低沉的惊呼终止了对话。

    鲁扬听着笑了,那次沙漠之行让他看透了,幻士虽然强大,但做的事却未必光明正大,做为一个普通的武士,他也没兴趣关心那些走在上层社会的人物。

    他笑着端起酒杯一仰而尽,享受了一阵酒香后才道:“管他甚么幻士,不关老子屁事,喝!难得相聚,今日不醉不归,使劲喝!”义连也拿着了酒碗,咕嘟一口就喝了大半碗,一脸享受的样子。

    斩风却心头一动,转眼望向砚冰,偏巧砚冰也在看他,四目相对,都知道对方想到了同样的东西,两人不断用眼神交流着意见。

    “可惜不知道幻士选择新人的方法。”“是啊,不然就可以部探查更多的消息。”突然“砰”的一声,打断了两人的眼神交流,转眼一看,赫然发现鲁扬手里的酒碗凭空炸开了,无数碎片钉在了他那张方脸上,血光迸发,溅出的血点洒在酒碗,绽放出凄美的花朵。

    “谁?”斩风脸色大变,手摘长刀腾的站了起来,杀气腾腾的目光如利剑般扫视周围,了心府无形的力量像水一样飘荡出去,没有攻击性,却可以探察周围的力量波动。

    “啊……我的脸……”鲁扬痛得弯下了腰,捂着脸惨叫连连,鲜血不断从指缝间流出,很快就染红了双手和衣袖。

    一边的义连吓得脸色惨白,忙不迭地拉下鲁扬的双手,先是将手中的半碗酒泼了上去,烈酒渗入伤口,鲁扬更是惨叫连连,但他知道义连在救他,因此咬住牙关硬忍着痛。

    砚冰虽然没动,但也处于完全戒备状态,左手空荡荡的袖管内已充满了血雾,只等敌人出现便可给他致命一击。

    周围的酒客都被突然的变化吓着了,一个个往外跑,害得酒馆老板追出去大叫“还没给钱”。

    “风,小心,一定是幻士!”砚冰用眼神提醒斩风。

    斩风冷冷地点了点头,放松身子坐回原位,眼中依然杀气腾腾,冰冷的声音仿佛从喉咙里挤出来,森然低吟道:“谁?出来!”话音未落,他突然甩头瞥向酒店的另一角,与此同时,一团血雾也飞了出去,紧接着便传来一声惨嚎,刚才还空荡荡的角落倒下了一道黑色身影,折腾了几下便不动了。

    义连正帮鲁扬处理伤口,听到叫声才抬起头,没看到发生了甚么,愣愣地问道:“怎么了?”“没事,你帮鲁扬治伤,其他的事不用管。”斩风站起身走到黑影的身侧,用脚尖撩了撩尸体,把尸体拨正,冰冷的目光扫视着黑衣人的脸,发现死者是一名青年,年纪不大,大约也有二十出头,尖嘴猴腮,长相有些难看,然而织锦制成的衣服说明了他出身不低。

    “交给我吧!”砚冰越过斩风蹲在尸体旁边,转头扫了扫空荡的酒馆,迅速在尸体身上搜索了一阵,找到了些物品,随手塞进怀中,最后伸出血红色的“血雾手”印在尸体脸上。

    不到片刻,尸体所有的水分都被榨干了,缩成一个小团,看上去就像死去几十年的干尸。

    义连正巧望了一眼,整个人顿时颤了起来,这一辈子都没有看过如此恐怖的场面,全身的寒毛倒竖,四肢冰冷,身子发麻,牙关不断打颤,并发出轻微撞击声。

    斩风当然不会留下干尸惹麻烦,唤出一团紫色的力量包裹住干尸。片刻后,干尸被压成粉末,洒落在角落里,乍眼望去就像尘土,仿佛世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他回头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义连,平静地坐回原位,淡淡地道:“不必害怕,他无端出手伤人,这也是他的报应,鲁大哥怎么样了?”鲁扬眼前一片血红,好不容易抹了干净,发现眼睛没有受伤,不禁大为庆幸,只是脸上多了些皮外伤而已,正想大笑,忽然瞥见义连整个人都变了,眼窝深陷,目光呆滞,脸色苍白,身子还在不断颤抖着。

    鲁扬心里大惊,连忙扶着他唤道:“老弟,你怎么了?怎突然变成这个样了?”斩风倒了杯酒递到义连嘴边,帮他灌了下来,烈酒下肚,火烧一样的感觉刺激了神情,义连的脸上顿时好了许多,情绪也控制了,但看着斩风和砚冰还是像见鬼似的,颤声问道:“你……你们到底是甚么人?”砚冰嫣然笑道:“当然是好人。”“可你们……”义连又看了一眼角落,虽然没有了死尸,但他的脑海依然浮现出刚才那惊心动魄的场面,脸色又是一白。

    “反正要杀,怎么杀不都一样?”砚冰显得满不在乎,就像杀死了一只蚂蚁般轻松。

    义连听不懂,但下意识地点点头,神色很茫然。

    老板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见四人依然在座,神色泰然,受伤的人伤势显然不重,不禁长长地舒了口气,捂着急促起伏的胸口说道:“真是邪门,我说你们四个,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不然怎么会惹上幻士?不过算你们命大,没有激怒他们,不然就惨了。”砚冰反问道:“随口闲聊都不行吗?看来要待在白虎国,得先把嘴堵上。”老板听了很不高兴,但见她是女人,又断了手臂,这才没有反驳,嘟嘟囔囔地走开了。

    像这种事情,每日不知发生几次,气氛很快就平静下来,客人们再次踏入酒馆,斩风四人却再也没有心情喝酒。

    鲁扬无故受伤,需要休养;义连见了砚冰处理尸体的过程,直到离开时还有呕吐感。

    斩风和砚冰则有了新的打算,因此他们很快就离开酒馆,在鲁扬的引领下,到了他们所住的小旅馆。

    去到旅店,斩风才知道两人是随着商队来到这里,整个旅店都被商队包下,前院住的是商队的人,卫士和车夫住在偏院。

    还没踏入旅店的大门,三名穿着白色皇家卫士服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

    “刚才在小店被打的人是你们吗?”斩风回头打量了几眼,三人站得笔挺,表情严肃,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是,是我被打了,都打成这样了,没看到吗?”鲁扬满眼无奈地指了指自己的脸。

    “看到打你们的人了吗?”“我没看见。”鲁扬摇了摇头,转眼望向义连,问道:“你呢?”义连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过度担心东窗事发,神色显得很不自然,身子微颤,目光闪烁,就算再蠢的人也知道他心中有鬼。

    三名皇家卫士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各自跨前,品字形把义连围在中央,其中一人厉色喝道:“你看到了甚么?说!”“喂,你们这是干甚么?好像是我们打了人似的。”砚冰知道义连心神已乱,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平静,让皇家卫士问下去肯定会惹出大麻烦,对他们取得情报极为不利。

    三人注意力转向砚冰,见她少了一只手臂先是一愣,又见她戴着面纱,都用怀疑目光盯着她,冷冷问道:“这位姑娘,当时你也在场吗?”“没错。”砚冰撇撇嘴,摆出一副高傲的姿态,指责道:“白虎国的军人真是差劲,说话也没有礼貌。”皇家卫士们哼了一声,似乎不想与女人斗嘴,淡淡地道:“有人报案,出手伤人的凶手失踪,我们负责调查,你们都是相关人员,自然要。”砚冰用略带讥讽的语气回敬道:“这还不简单,伤人自然会畏罪潜逃了呗!”“那不可能。”三人想都不想便齐声否定。

    砚冰听着很不舒服,冷冷又问:“为甚么?”三人被问得哑口无言,幻士虽然在民间传闻已久,但对他们而言还是禁忌之语,三人对望了一眼都显得很尴尬。

    事情很快就惊动了旅店内的商队成员,纷纷跑了出来询问。

    哄闹的场面也引起街上行人的注意,纷乱中,一对男女骑士顺着街道走来,两人神色悠闲而平静,似乎是闲极无聊出来溜马逛街,见到前方人头涌涌,气氛有些古怪,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s://www.mht.la/down/txt3231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s://wap.mht.la/32315/

发表书评:https://www.mht.la/book/3231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章 白虎旧友)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一章 仙盟入瓮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章 缔造和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