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风》

下载本书

第六章 艰难谈判

作者:甲子 字数:1424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韩三千苏迎夏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赘婿当道 最佳女婿 男欢女爱 极品全能学生 武炼巅峰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好想住你隔壁 都市极品医神 我家后门通洪荒 终极凶器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打卡
    布扬的风格与元苏截然不同快人快语爽朗率真完全表现出大元帅的豪迈各位苍冥界的朋友们好啊!这次又多了几位没见过面的新朋友不错不错欢迎啊!

    东相微微一笑道:大元帅实力凡只得多找几个人帮忙了。(WWW.mht.la 好看的小说)

    那可不行!布扬的眼睛一瞪随即哈哈大笑决斗只能一对一东相大人就我们两个玩一玩算了。三个月后就是冥武典我找定你了!

    我可不行以我的实力不知道资格赛能不能过去。东相微微挤了挤眼睛状似调侃实则以退为进指责冥界突设限制。

    没办法你们高手太多看看城外就知道了都快把冥都给挤破了。我们就这么一点地方都被占去了我们可没有位置了。

    斩风坐在一旁听着布扬与东相唇枪舌箭斗个不停心中暗笑。布扬倒是口齿伶俐不过如此机锋的话不是他的作风只怕是断戈、元苏的手笔借着他的口说出来。

    这个冥使好难应付啊!随从杜予小声惊叹道。

    是啊!完全不给东相大人留破绽看来要谈很久。

    左帅似乎听到了回头瞪了随从一眼目光从斩风脸上扫过现众人都是一脸新奇的样子只有他平淡如水不动声色不禁多看了两眼。

    好啦好啦!布扬突然扯高了嗓子把分散的注意力又拉了回去嘻皮笑脸地道:都是好意扯这么多干什么?你们不也有个盛典嘛!叫什么圣武典来着大不了你们来一场我们来一场不就公平了?

    东相脸色一板:我们的圣武典可不是随意能参加的。

    我们的冥武典也不是啊!布扬把眼珠子瞪圆了道:所以才要设个资格赛嘛!否则谁都来打一场恐怕一、两年都结束不了多浪费时间?好了就这么定了你们负责你们的我们负责我们的。

    东相皱了皱眉头有种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感觉朝左右看了一眼问道:各位有什么要说的?

    左帅静亦遥突然插嘴道:统帅大人在边境调动高手是不是有意出征鬼界?

    斩风心头一动资格赛的设立或许与鬼界之事有关大批苍冥人聚集在冥都参加资格赛趁机偷偷出动部队突袭妖军援助鬼界。

    鬼界?谁说的?冥武典都忙得我们焦头烂额哪有时间去办那种事情。布扬轻描淡写地带过。

    我怎么听说冥帅肃武编整了一支千人强力部队难道不是为了出击?静亦遥不打算就此揭过追问道。

    元苏从旁插嘴道:虽然这不是此次会议的议题不过既然左帅大人提出来我不能不答。妖军入侵我冥界已是不争的事实若是几位有兴趣我们可以让你们看看被击杀的妖军尸体。事关冥界防务岂能不小心?

    你们应该知道妖界与苍冥界有盟约在。静亦遥强硬地道。

    元苏更是毫不退让你们也该知道我们与鬼界有共同防务协议。

    气氛突然紧绷大有爆的迹象元苏和静亦遥为了各自的利益剑拔弩张谁也不肯相让同时谁也不能让这便是底线。

    出来打圆场的是北相含笑道:以后只有一个冥界大家都是自己人盟约的事以新冥界为主以前的都不算数。妖军也好鬼军也好都不用理他们。

    问题是他们要来不然苍冥界派一支使团前往妖界与他们商议?

    这……

    斩风直接闭上了眼睛双方立场鲜明如水火般对立根本不会有什么下文便暗自思索自己的计划。苍冥人的强硬在于过分自信需要打击他们的自信冥界上下的立场混乱既想倚仗苍冥的力量又不想被吞掉意见不统一很难成事。

    弒天!

    听到叫声斩风睁开眼睛现人都站了起来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结束了我们回去吧!

    斩风颇为讶异结束了?

    话不投机!左帅冷冷地接话冥人不肯放弃原有的东西根本不可能合并。

    放弃?为什么?双方不是对等的吗?

    你这傻子我们苍冥界的实力怎么可能与他们对等?他们现在才多少人口我们至少是他们的十几倍实力也高于他们怎么可能让他们获得与原来一样的东西!左帅冷冷地回道。(wwW.mht.la 无弹窗广告)

    ◇◇◇◇

    冥相府。

    刚刚从皇宫回来的元苏和布扬已经很不爽了又被鬼界来的一份战报弄得焦头烂额脸色都不好看。

    我都快疯了!你看看妖人都打到了冥界我们若是不回击他们就会越来越猖狂可苍冥人竟然拿这件事指责我们真是岂有此理!

    的确越权了他们与妖人有盟妖人为什么还来打?这分明就说不过去。元苏也是一脸阴沉之色。

    不管他们了我们自己出击!布扬用力挥舞着拳头。

    别想了冥皇大人不会同意的。冥武典举行在即这次典礼不如以往苍冥人硬要参加甚至把结果与新冥界统治阶层的组成扯上关系分明就是说哪方在盛典上赢得多就能获得更多权力。

    你没看到吗?冥皇现在连处理政务的时间都没有天天忙着修炼简直是废寝忘食啊!

    闻言布扬气得直跺脚可这种事情谁都没有错因为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思考满肚子怨气只能找自己泄了。

    大人外面有两位星华人说是旧友的随从前来送信。

    两个冥界重臣像小孩一样蹦了起来一左一右把报信的武士夹在中间连声问道:人在哪里?

    在、在外面!

    两人对视了一眼突然一溜烟冲了出去。

    武士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不见等他出了外厅却现两位大人正拉着两位星华人的手热情地拖入厅中。

    是斩风让你们来的?

    是……璃欢、琉流被他们的热情弄得有些懵。

    你们不是星华人吗?怎么……

    我们现在是领的助手。

    助手!那家伙居然收了两个星华人做助手?还真像他的作风!听到斩风的消息布扬刚才满肚子的怒气都不见了笑得牙都快掉了。

    元苏也是一样只是更沉稳些含笑问道:他什么时候来冥界?

    他现在就在冥界。璃欢小声道:不过他此时不宜出现。他让我们替他传话说冥人自卑苍冥自傲两族的对立根本不会改变合并之事若不放弃日后必生大乱。

    一语中的啊!若只是同盟现在大家都还和和气气的可惜啊!走快了一步事情就乱了。

    布扬!元苏瞪了挚友一眼合并是断戈的决定为的是注入新鲜血液虽然因为斩风的出现他们不再需要苍冥界的支持因此心态才有所改变但归根究柢这是冥皇的决定谁也不便指责。

    他还说什么了?布扬耸耸肩问道。

    鬼界绝不能亡鬼界若亡苍冥必亡。这一点必须让苍冥人明白只有如此才能说服苍冥界做为盟军出兵。

    元苏点点头。

    他还说雪仙子不日便至雪仙子出现之时也将是他现身之时。

    看来他已经和雪仙子会过面了难怪来得如此之快。元苏和布扬相视一笑。

    ◇◇◇◇

    斩风又回到了小楼几位苍冥重臣依然在说会议上的事情气氛很炽热连随从们也都大加指责成了一场批判冥人的大会毫不顾忌守在门口的冥人守卫。

    他们肆无忌惮的姿态让斩风不爽所以一个人离开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了冥都再次混入城外的苍冥人群落但听到的依然还是满耳的指责声等候的苍冥人越来越不耐烦了。

    斩风游走了一阵再也没有现异常只得挤入认识的那群人听他们牢骚。

    凭什么不让我进城真是……凭什么!

    正好听到一位苍冥人声嘶力竭的吼叫着斩风忍不住反问:苍冥界现在有冥人了吗?

    叫嚣的人愣住了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问题当然没有!他们为什么要到苍冥界去?这里空地那么多苍冥界却人满为患再放冥人过去岂不是更乱了?

    但我们能来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去?如果我们可以随意进入冥都他们也可以随意进出我们的都城。

    旁边有人插嘴:你真傻他们怎么能和我们比?说是合并其实是为了他们好他们已经没有新生力量了过不了几年这片空间都没有人了不和我们合并就没有将来。

    果然是这个问题!斩风暗自轻叹苍冥界都知道冥界的弱点骄傲便是从此而来。他们一直相信是自己在拯救冥界是冥界的恩人因此无法接受平起平坐的现实。

    在这件事上再花力气也是白费因此他话锋一转问起了修炼的事情对了苍府七环我还有很多不明白之处不知哪位大人能够赐教?

    不会吧?你现在才来问这种问题?晚不晚啊!冥武典都快到了。

    我没打算赢多学一点也好。斩风淡淡地回应。

    恩这个态度值得鼓励我来给你解说一下吧。

    一位老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头已经花白皱纹也多深沉的眼神与一般苍冥人不太相似看人总是斜着眼睛给斩风留下阴郁的感觉。

    对对苍府七环应该由昕仪大人来讲。这时名叫度域的苍冥武士拍掌鼓噪了起来旁边的人齐声附和。

    斩风从起哄的声音中找到了原因这位名叫昕仪的苍冥武士已经练至潜息环第六环的境界足以让他成为这群苍冥武士的核心。

    昕仪的神色淡淡彷佛一根枯死的朽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连目光也总在有神与无神之间瞟得人心头毛。

    斩风失去了星眸看不到对手的灵魂之府但单凭感觉已经确认此人实力不凡是一个请教苍府七环奥秘的好对象。

    请昕仪大人赐教。

    他一揖到地恭敬的态度让周围之人都感到诧异。虽说强弱分明但即便在苍冥人中也很少见到如此礼敬谦恭之士。

    昕仪拿斜眼瞥着他半晌才满意地点点头用沙哑的声音响应道:好吧!既然你如此诚恳我就解说解说。

    苍府七环大家都练过平灵、塑神、凝精、归心、清络、潜息、化身。七府环环相扣故名七环而我们的内府也呈环状又名环府。各位可知为何我们的内府呈环状?

    多数人选择了摇头少数人则以沉默回应。斩风聆听之时也在观察这批人中藏龙卧虎恐怕单是战胜这批人便是一件难事。

    环状便于流元神在环府内流动气息随之流动。而我们的灵息壁也与众不同能释放出气息与元神交合继而化为动力推波助澜……

    斩风见识过塑神环环壁的力量极有张力不断推动元神由于环壁气息的存在元神永远都在活动而活动中产生的力量再度汇入环壁产生更大的力量。也就是说苍冥人只要进入了第一环他就可以什么也不做元神自己便在修炼只是度快慢的问题。

    不过按弒天之前的状态来看苍冥人倒不是懒人修炼时也相当疯狂。

    元神每走一遍都能有所进益弒天你现在练到了塑神是不是感觉环府变大了?

    斩风没有经历平灵环的时代因此无法答应只能支吾以对。

    苍府七环每进益一层便多一个更大的空间。练至第七环每走一遍都要经过这七环吸收不同层次的气息。

    斩风恍然大悟灵元九府的每一府都是独立的比之前的层次更大也包含了之前层次的力量。而苍府七环每提升一层便多了一个特色环府。这个环府并不包含前一个层次的特性元神必须在更大更长的环府中修炼直到七环紧紧相扣才有大成。

    思绪飞转只短短片刻他已经掌握了苍府七环的修炼精粹而昕仪也开始点出苍府七环的力量关键。

    环府最大的作用在于吸取天地之气、日月之光。当元神随着环气循环运转之时天地日月之气便渗透其间。

    诸位的环府有高有低造成差距的原因在于你们选择的环气日之极、月之极、天之极、地之极此外还有火之极、水之极、风之极、雷之极此八极才是苍府七环之精髓其它的都不足为道。

    斩风心中一动日、月、天、地、水、火、风、雷这些都是自然的力量吸取自然之力以自然之力为核心这似乎与仙道之术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方式截然不同。

    之前弒天并未说自己练的是八极中的哪一种因此他插嘴请教道:如何细分八极?一个人能否有两极或数极?

    这还用问?当然可以苍冥界至强者便是贯通八极。的确很多人初时分辨不出自己的力量因为有些人不见水火却偏偏获取了水火之极。其实只要看一看环气的流动方式就明白了火之跳动、水之平滑、雷之刚猛、风之迅捷、天之淡然、地之凝重、月之轻盈、日之雄浑……

    斩风颇有感悟元神随着环气一直在循环跑动却从未留意过环气的力量特性只把注意力放在魔瘟疫的力量上反而忘记了根本。

    回想当初修炼灵元九府元神之所以精进迅与最初的日月力量种子有关随后又获取了天地二力在四力的携助下元神才会进步神。而四力也随之不断精进最后便是强大的日月天地四灵。

    他穿越了无殇之域后四灵已与元神融合若是重新诱出四灵的力量走日月天地四极的道路环府或许会突飞猛进。

    弒天你看看自己是哪一极。

    斩风点点头把心神归入环府与内元合一随即在环气的作用下动了起来力量围着元神翻腾跳跃元神也走得极为波动时上时下有时甚至和环壁撞在一起按活跃度看应是火极却又迅捷无比似风在动。

    怎么样?见他回过神来昕仪淡淡又问。

    斩风道:似在火风之间拿捏不定但偶尔又不动了。

    周围一片哗然状如枯树的昕仪也不禁勃然变色惊愕地看着斩风。风火之间并非奇事在场许多人都是如此然而偶而不动却是匪夷所思。除了环府异变否则任何苍冥人的内府绝不会停滞不动。

    昕仪皱眉道:你好自为之只有垂死之人的环府才会停滞不前。

    斩风恍然大悟弒天元神受创奄奄一息此刻正封在环府的角落里静养说是垂死之人并不为过。

    我看你还是不要参加冥武典了去了也没用。快点回到苍冥界找名士救治或许还会有救。

    不必了生死有命管他长短好坏。

    斩风洒脱的姿态让许多人为之钦佩却也都暗自叹息。

    ◇◇◇◇

    星华二子很快就出现城外的天空中斩风抬头看了一眼知道事情已成便以修炼为由独自退开了。苍冥人也没有阻拦只是望着他连声叹息似乎在为苍冥界失去一位青年才俊而感到伤心。

    领那些人看你的眼光怎么……

    没事。斩风摆摆手事情办得如何?

    已经通知了冥相、冥帅他们会做出安排。

    好这一个月内我要闭关修炼你们自己活动吧。

    星华二子对视了一眼璃欢含笑道:我们获取了领的力量后还没有修炼自然陪你一起修炼。

    斩风点点头在两人的陪伴下在冥都的西北部找到了一座高耸的孤峰潜心修炼。

    悬峰如剑直指天际日月之光交辉在峰巅映照出一片幻光置身其间完全能感受到日月的力量。

    山风呼啸不断吹得衣襟哗哗作响斩风巍然坐在月华之中感受着前所未见的奇特状态。

    当年他获取了日月力量种子才有了日后的成功。那两年的时间非常艰苦而这一次斩风很快就进入修炼状态。但其它的倒也好说双月争辉却相当麻烦四灵之一唯有这一个没有反应或许说反应很奇怪。

    双月争辉在常人看来只是两种极相似的光芒交织在一起但斩风却感觉这到两种光芒并非和平相处而是在战斗着。

    用心去感应月华之妙先感应到的便是一种乱气。那是两种力量战斗后演变的另类力量随意飘散在空间内只要有月华相争之处便有它的存在。而元神与乱气接触之后便有了倦怠感让斩风极为惊讶。

    莫非苍冥人的变化与双月的乱气有关?

    斩风抬头望向天际两轮明月高高悬挂在天上各占东西交织的月亮差点迷了眼睛。若真是这种乱气改变了人心冥界恐怕将永无宁日。

    好在他很快就现乱气虽会产生倦怠感却不会让人烦躁既然对心绪没有影响应该不会改变性格。而苍冥人的变化不仅仅是心态上的眉宇间或多或少都有些戾气就像左帅静亦遥初见时平和经历了那次会议脾气就有些变化。

    鬼界的压力让斩风不敢多想冥界的事只要这两界平平安安不再横生枝节再想办法让他们派出援兵就够了。

    他朝左右望了一眼星华二子都在修炼化成两团光团矗立在崖侧光芒之盛甚至能与双月争辉只是表面隐隐多了一层肉眼看不到的白色正是生命晶核的体现。

    斩风有些愕然随即想起他们并没有将生命晶核放入灵魂之府而是直接放在身上似乎有不同的效果。

    自己也该使用生命晶核修炼了!

    放下俗事全心修炼的斩风完全沉浸在弒天的环府之中一个月的时光就在这一圈又一圈的回荡中转眼飞逝。

    讨论没有任何结果冥武典依然对苍冥人开放也依然需要通过资格赛毫无斡旋的余地。

    随着冥武典的临近冥都进入了特殊状态。谁都知道这场冥武典的重要性而为了种族的荣耀谁都不敢大意。

    虽然像断戈、元苏、布扬这样的顶级人物不用参赛但冥界中凡是黑级冥将以下尽数参战按照战绩重新评级。

    事情一直不能确定传言一直存在错误甚至有人说这次冥武典哪一方赢得多就会在将来的新冥界统治层中占据更多位置。这对于冥人来说压力更大如果实力不足高位就会被苍冥人占据到时候冥界和冥人的地位将会越来越低。

    另一边从苍冥界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原本空旷的冥都外郊也安排不了这么多人只能把越来越多的地域腾出来安置来访者。初略估算至少来了五、六十万个苍冥人。

    元苏和布扬走上城头看到的是黑压压占了半边天的苍冥人心里都感觉到沉重的压力。资格赛是一招险棋即便苍冥界退让同时参加资格赛挑选出来的精英都非同小可冥人未必能占得了什么便宜。若是这样都败到时候无话可说一切只能由苍冥界作主了。

    好多人苍冥界精英尽出。

    布扬不屑地哼了一声骂道:这分明就是给我们制造压力!明知关于冥武典的最后协议仍未达成就派了这么多人这是手段。

    与我们相比苍冥人似乎更擅于权谋官僚一个月的会议乱七八糟谁也不指望下午最后的这场会议会有什么结果。只要不再争议就谢天谢地了我可不希望再横生枝节。

    管他呢!这是我们的冥武典又不是他们的他们爱来不来最好都滚蛋。反正斩风回来了转生堂又活了下次冥界大门开启的时候会有新人加入我们不需要苍冥界的可怜。布扬越说越兴奋彷佛冥界的重生就在身边。

    元苏拍拍老友的肩头笑道:都做到冥界统帅了还是这个样子也不怕人笑话小心斩风回来嘲笑你。

    他敢!布扬故意瞪圆了眼睛随即噗哧一声笑了那家伙不知道躲在哪里都一个月了躲在冥界能做什么?早点出来就好把苍冥人打得落花流水看他们还敢不敢嚣张。

    以他的性格眼下肯定着眼于九界的和平。上次他也说了不为了一界一国而来只为九界平定而战。他是有目的回来的不出现只怕是为了两个冥界的真正融合而努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鬼界的重要性放心吧!他不会坐视不管。

    布扬点点头眼角不经意瞥了一眼天空忽然泛起喜色惊叫道:那是雪仙子!

    元苏连忙抬头果然见流千雪乘云而来连忙挥手相示。

    流千雪目光锐利很快就看到城上的二人随即飞了下去。

    仙人的出现让城外的苍冥人倍感惊讶和好奇。

    虽然听说过仙界但谁也没见过看到婀娜美丽的雪仙子都不禁为之倾倒对仙人有了不少好感。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s://www.mht.la/down/txt32315.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s://wap.mht.la/32315/

发表书评:https://www.mht.la/book/32315.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六章 艰难谈判)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五章 再见冥都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七章 冥都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