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下载本书

她是谁?

作者:伍家格格 字数:606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韩三千苏迎夏 赘婿当道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最佳女婿 极品全能学生 全职法师 男欢女爱 元尊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都市极品医神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第九特区 最强狂兵
    吾网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

    (“宝贝,我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

    顾夜歌轻轻的闭上眼睑,闻着他身上的薄荷香,小声道,“嗯。”

    “你是怎么知道visi出事的?”

    他很小心的将visi的事情藏匿好,为的就是怕她发现他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手段和面目,怕吓到单纯的她,将她保护的太好也许并不利于她的社会能力提高,可,有他在她身边,她无须知道社会的黑暗面,他也不想她知道。懒

    没想到,她终究是知道他洗黑了。

    她到底知道多少visi的事情?他没底,只能明问暗探了。太直白了,她不会说,就像隐瞒为他处理江一昊和林洛一样;太含蓄了,她会感觉他在防她,她有一颗太灵慧的心,要察觉他的意图,不难。所以,明明暗暗他都得用。

    伍君飏推了推时间,visi出事不到二十四小时爸就封锁了消息,那时她在云天度假村休假,怎么可能那么快知道消息?

    顾夜歌想了想,淡淡道,“我从报纸上看到的。”

    报纸?

    伍君飏挑起眉梢,哪家报纸手脚那么快?

    “然后你知道林洛和江一昊在针对我了?”伍君飏随意的问道,嗓音里还带着淡淡调笑的意味。

    顾夜歌想了想,略了姜妍对她说的话,省了言桢羽找她的事,云淡风轻的说道,“嗯。”虫

    伍君飏眉心微微一敛,很快就放开了。

    宝贝不肯让他操心她的事?

    他知道她聪明,可,仅凭一份报纸就知道林洛和江一昊联手对付他,并且能成功的让林洛站到法.庭被告席,这样的能力,他不认为她能在短时间达到。[www.mht.la 超多好看小说]

    她肯定瞒了他事情。

    只是,她不愿意说,他便不逼她,而且,从她的态度里,他感觉到她并不愿意多提visi的事情,看来,她心理其实是排斥visi的,准确的说,是排斥洗黑的visi。

    “宝贝……”

    伍君飏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从头顶一直捋到她的发尾,嗓音轻轻,“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怕不怕?”

    “没想过。”顾夜歌语气听着淡淡的。

    伍君飏抚着她头发的手停了一下,低头看着她的脸,正好与她睁开的眼睛对视上。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时间很紧,事情很急,根本由不得我做过多的深思熟虑。”

    这话,他信。

    visi的事情突然到他都措手不及,又何况是之前全无所知的她,就是因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她这次的出手才让他惊诧又惊喜。

    “如果让你仔细的考虑,宝贝会不会不管我?”

    顾夜歌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没有如果的事。”

    事实就是她管了,事实就是她没有仔细考虑的机会。

    “呵……”

    伍君飏突然勾起唇角,凝着她笑,“不想回答?”

    “是不知道答案。”

    伍君飏低下头,用额头顶着她的额头,浅笑,“你明明知道。”

    顾夜歌耳根微微一红,眼神有一丝闪躲,“不知道。”

    “呵……好好好,嘴硬的小家伙。”

    小妮子怎么就是不肯正面的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呢。

    顾夜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你之前说下了树就告诉我初高中被绑架的结果,没说的。”

    伍君飏墨眸微不可查的沉了一层冷色,抬起头,看着顾夜歌清澈的眼睛,轻声说道。

    “初中的时候陪一个朋友出门买东西,在商场被人算计,后来从他们绑架的车上跳车逃了出来。”

    “至于高中那次,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会后被十几个人非.法持.枪绑架了,无非就是希望爸爸给他们五千万美金,拿不出钱就要了我的命。”

    顾夜歌听得心尖一紧,问道,“初中那次你跳车逃了?那你陪着买东西的那个朋友呢?”

    伍君飏沉了一口气,低声道,“发觉情况不对后,我让她先走了。”

    让?

    顾夜歌心底一叹,用‘护’字会不会更恰当,伍君飏是什么身份地位的人?又怎么可能有需要他‘让’着先走的男人。

    “是女孩吧。”

    伍君飏搂着顾夜歌的手臂紧了紧,声音很低,“嗯。”

    顾夜歌脸色平静,继续问道,“那高中呢?高中那次怎么脱险的?”

    “被关了一天之后,外公调了一个营的兵力把我救了出来。”

    “你有没有受伤?”

    “没。”

    顾夜歌看着伍君飏神情悠然的脸,突然有些好奇到底是哪个朋友的面子那么大,能请到姿态高贵而对人疏离的他。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伍君飏看着顾夜歌,轻声问道。

    “我在想是哪个朋友的生日宴会让你出了意外。”

    伍君飏眉梢轻挑,内心几不可察的紧了一下,该说她当律师的嗅觉敏锐呢还是说女人的直觉都很灵敏。

    “呵……”

    伍君飏笑笑,抬头揉揉她的脑勺,“过去很多年了,不想了。”

    顾夜歌微微一怔,伍君飏对她极少有保留,她想知道的,他从来都会很乐意告诉她,他只怕她不去关心他的生活,这次却明显有些不想她知道太多的感觉。

    “那天生日的,是女孩子。而且……”

    顾夜歌定定的看着伍君飏,“就是初中你护她离开商场的那个,对吧?”

    伍君飏心中一诧,凤眸紧锁着她的眼睛,想从她的眼底看到她心里的想法。

    “宝贝,很多年了。”

    “对不对?”她坚持的问。

    “嗯。”

    如果说初中那次陪那个女孩去买东西她还能无动于衷的话,高中参加那个女孩的生日宴后背绑架,她便有些奇怪的感觉在心底了,隐隐的有些不高心,初中到高中,整整六年时间,他对女人一向都退避三舍,愿意陪一个女孩买东西,去参加她的生日宴,那说明什么问题,她不用脑子分析都能知道。

    顾夜歌垂下眼眸,不再说话,静静的伏在伍君飏的胸口。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心里会闷得难受?

    “宝贝……”

    伍君飏眉头蹙起,看着重新闭上眼睛的顾夜歌,她这样的反应让他有些摸不准她的心情了。

    是淡定?还是难受?

    “宝贝。”

    顾夜歌嘟了下嘴,算是给他的回应。

    “呵……”

    看到她细微的小行为,伍君飏突然就笑了,看来不是淡定啊,她淡定的时候是不会有些小动作,不是淡定,那便是……

    “吃醋了?”

    伍君飏心情忽的好起来,凤眸亮亮的看着怀中的人儿,声线里都仿佛带着风情笑意。

    “怎么会,未成年人而已。”

    伍君飏挑高眉峰道,“小吗?那时谈恋爱的同学挺多。”

    顾夜歌从他心口抬起头,他想说什么,说他和那个女孩也是谈恋爱吗?在得到她之后用赤/裸/裸的事实告诉她,他其实是有过恋爱经历的,她根本就不是他第一个女友,第一个女人吗?

    是,她的第一个男友不是他,可,他明明白白一早就知道,而且,她和一嘉只是拉拉手,连亲吻都没有过。

    而他,是撒谎!

    看着顾夜歌冷清的脸色,伍君飏笑出了声,“呵……宝贝想知道真相吗?”

    “不需要。”

    顾夜歌说着打了一个哈欠,洗澡后的短暂清醒过去,浓重的困意席卷而来,一把从伍君飏的胸口翻身下来,侧身到另一边,安静的不再理他,睡觉。

    伍君飏看着背对着他的顾夜歌,微微一笑,伸手灭了床头灯,躺了下去,长臂一把掰过她的身体,紧锁在怀中,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耳蜗里。

    “宝贝,你真的是我的唯一。”

    “那她呢?”

    “你,无人可比,无须与他人相比。”

    “讨厌!”

    “呵……”

    伍君飏抱紧顾夜歌,深情的在她的额头落了一个吻,“宝贝,睡吧,很晚了。”

    “嗯。”

    不一会儿之后,听到顾夜歌轻轻的呼吸声,伍君飏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放开了,宝贝,你怎么能和她比呢?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吾网,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s://www.mht.la/down/txt5201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s://wap.mht.la/52018/

发表书评:https://www.mht.la/book/5201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她是谁?)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今晚放过,不代表明早     返回目录     下一章: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