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下载本书

办公室内的宠爱

作者:伍家格格 字数:968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三千苏迎夏 赘婿当道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最佳女婿 男欢女爱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极品全能学生 豪婿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元尊 我家后门通洪荒 武炼巅峰 全职法师
    吾网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

    (顾夜歌还没来得及‘讨伐’伍君飏,他的手便邪恶的滑动起来,强烈的感觉刺激着她,逼得她不得不抱紧他,将头靠在他的肩头呻吟起来。(wwW.mht.la 无弹窗广告))

    她诱.惑无比的吟.哦声从唇齿间钻到他的耳膜里,挠着他的心房,一声比一声更有媚力,撩拨着他身体最深处那股已然有了苗头的欲.火。懒

    随着伍君飏手指滑动的频率越来越快,顾夜歌喘息的越来越厉害,纤细的身子扭颤得愈发激烈。

    “停,君飏......”

    顾夜歌始终没忘记是在办公室,也没忘记心中对他的怒气,他早有‘内定’的老婆为什么要来招惹她,为什么要说那些动人的情话给她听,为什么要在得到她的一切之后再让她知道那些‘真相’,她不要他碰她,一点都不想要,他若有需要大可去找他的内定女人。

    顾夜歌狠狠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呻哦出声,伸手去拉伍君飏使坏的手。

    “不要!”

    她的手刚碰到他的手臂,便惊呼一声。

    他竟然想脱掉她的贴身小裤裤。

    顾夜歌一把拽住自己的小裤裤,瞪着伍君飏,在他从她裙底抽出手,双臂搂住她的腰肢准备将她抱起时,一下用尽力气猛的将他推开,喝道,“不要碰我!”

    说完,顾夜歌转身朝办公室的门口跑。虫

    她的手刚碰到门把,伍君飏大跨几步追过来,从后面一拉,将她掰转,双手摁住她的肩头压在门板上。

    伍君飏的凤眸如黑曜石一般昝亮,看着顾夜歌,微沉着声,“哪儿来的这么大气儿?”

    他吻她,她不配合;他碰她,她死咬着唇;他想要她,她说不准碰她。她是他的女人,唯一的女人,掏心捞肺想宠爱一生的女人,不碰她,碰谁?

    顾夜歌被按在门上不放弃的挣扎着,不说话,只是扭着想逃离他。

    伍君飏见她挣的厉害了,贴身而上,修长的身姿直接压住她,手掌抓住她一直抵在他胸口的两只手腕,压制在她的肩两侧。

    “宝贝,你到气什么呐?”

    “怪我见了镜子?”

    看,叫的那么亲密,叫镜子。

    顾夜歌恼怒的瞪着伍君飏。

    “我和她什么事也没有,镜子是个聪明女人。”

    看,不仅为卫澜镜辩护了,还夸她了。

    顾夜歌心口的怒气越发大了。

    伍君飏哪里知道现在他说什么她都会朝歪曲的方向想啊,他更加不知道他辩解的,和她真正气着的地方完全没搭上。

    “宝贝?”

    伍君飏看出顾夜歌越来越生气的势头,心叹,和镜子见个面儿,她醋劲咋就这么大呐。(wwW.mht.la 无弹窗广告)

    “好了,不气了,乖,我们去吃饭,嗯?”

    顾夜歌瞪着他,冷着声道,“放开我,不许碰我!”

    听到她这句话,伍君飏定定的看了她三秒,随后不再二话的俯首吻住她的唇,长而有力的手臂将她抱进怀里,紧的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唔唔......”

    顾夜歌恼怒的唔唔抗议他的行为,他以为她不想对他吼出来她气什么吗,可是,跟踪人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为,季箜是为了帮她才去偷听他们讲话的,她不能供出箜。

    紧贴的两具身体仅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料,她凹凸的身线强烈的刺激着他的感觉,之前拨撩起来的情.潮还没有完全的褪去,再次的热吻下,好几天没有宠爱她的伍君飏渐渐有些不能把持住自己的欲.望,在顾夜歌一直不消停的抗拒下,将她忽的转了一个方向,贴靠在墙上,一手撩起她的裙子,温热的手掌滑进她的贴身裤裤里,抚弄着她柔软的禁地。

    “唔唔......”

    顾夜歌用力的挣扭着,“唔唔......不、要......”

    宝贝,你知不知道你的抗拒只会让我想做的更多。

    “嗯呃~~~!”

    顾夜歌低嗯一声,双腿被身体深处由他手指引发的感觉席卷得发软,手臂情不自禁的缠住伍君飏的脖颈,努力压抑着身体里迸发出来的愉悦感觉。

    修长的手指被她情动之后的反应染湿,快速的拉下她的白色蕾丝小裤裤。

    忽然的凉意让顾夜歌慌了,扭摆着头,躲开他的吻,娇喘的低声抗议,“别,别这样,有同事会来的。”

    一阵悉索动作之后,她的裙子被撩到腰际,白皙笔直的腿被伍君飏拉高,两人身体的某处亲密无间的紧贴在一起,当身体被他的火热猛的涨满时,顾夜歌皱着眉头叫出了声。

    “啊!”

    抱着伍君飏的手臂倏地收紧,“疼......”

    听到她喊疼,伍君飏停下准备律动的打算,看着她纠结在一起的眉心,疼惜道,“宝贝,弄疼你了?”

    顾夜歌点点头,他之前都不会这样进去的,这次干嘛一次便要贯穿她的身体一样。

    “那我慢一点。”

    顾夜歌眼底带着微微湿意的低声应他,“嗯。”

    看到她拧在一起的眉头,伍君飏免不了自责一下自己,她的身体稚嫩的很,又是刚过月事,他进的太过急切难免她承受不了。

    伍君飏缓缓的宠爱了她几次之后,看着她渐渐舒展的眉头,哑着声问道,“宝贝,还疼么?”

    顾夜歌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颤动着,看着他,不说话。

    看着她闭唇不答的样子,伍君飏眉梢轻挑,好啊,以为不告诉他情况他就没办法宠她到极致么?

    贴压着顾夜歌的精实身子运动渐渐快了些,伍君飏再问她,“小家伙,还疼不疼?”

    顾夜歌咬着唇,强忍着要叫出声的吟叫,就不告诉他。

    伍君飏唇角轻弯,她真当他看不出来?这小坏蛋,既然她要倔,他就让她倔着,看她能倔多久。

    这么想着,伍君飏下身加快了许多。

    身体里面传到四肢百骸的强烈快.感让顾夜歌终于压抑不住了,微仰着下颌娇喘呻.吟不止。

    “不疼、不疼了......嗯嗯......不要、停......”

    伍君飏挑起眉梢,身体律送的速度丝毫没有减下来,眼眉坏笑的看着顾夜歌,“不要停?”

    “啊......不是,我是说......停下,我、我不要了......”

    看着她被情.欲染红的脸颊,半眯着的眼眸,伍君飏心笑,这世上,除了他,他从不觉有人还能碰她,小家伙是他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也只有他一人能享尽她所有的美好。

    “嗯嗯~~~”

    在伍君飏一次次热烈的宠爱下,顾夜歌连半句抗拒的话都讲不出来了,她的身体彻底背叛她的大脑,情不自禁的迎合着他,那份被压制了几天的情.潮被他诱引出来,卷起一个又一个的大浪将她淹没,在一片薄荷香中与他一起朝激.情的深渊坠落而去......

    好一会儿之后,办公室外传来隐隐约约的交谈声,声音不大,可,顾夜歌一下被惊吓到了。

    怎么办,有吃饭回来的同事了。

    顾夜歌瞪着伍君飏,还不停下,要是被人发现......

    可惜,此情此境下,她再怎么瞪,那双氤氲迷蒙的翦瞳都只能看到欢.爱的媚光,他明明知道她的意思,却故意坏心的当成不理解,每一次的进入都深入到她身体的最深处,刺激得她纤珑的身子一次又一次痉挛。

    坏人!他肯定是故意的!

    “君飏,不......”

    顾夜歌话没说完,被他突然加快的律动激越的想尖叫,还没发出声音,红唇便被他吻住,将她的叫声全部吞没进他的唇齿内,两人朝着激.情的云端升去......

    云歇雨停之后,全身无力的顾夜歌被伍君飏拥着,渐渐平缓下急促的喘息。

    太坏了,他摆明了刚才特意在别人的交谈声里那么狂烈的要她。

    伍君飏搂着顾夜歌,抬起手为她抹开被弄散落下来的发丝,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真够疯狂的,竟然在苏红的办公室里要了她。

    顾夜歌缓缓抬起头,看到他的笑容,握着粉拳打了他一下,讨厌的家伙!

    “呵......”

    伍君飏笑她,“宝贝,其实......”

    顾夜歌睁着大眼睛,看着他,其实什么?

    “其实,我发现你也很想我。”

    她刚才的身体反应很热情。

    顾夜歌怔了一下,吸提起一口气,又狠狠捶了伍君飏几下。

    “呵......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以后在我的办公室。”

    那里够安全,也够隔音。

    “你!”

    顾夜歌气的瞪他。

    “呵,宝贝,去吃饭?”

    顾夜歌点点头。

    两人整理妥当之后,伍君飏微笑的去牵顾夜歌的手,被她轻巧的避开了。

    呃?

    伍君飏蹙了下眉,看来她心里那口气儿还是没发出来啊。

    伍君飏双手扶住顾夜歌的肩膀,微低着头,轻声道,“宝贝,不管你生我多大的气,我们先吃饭,然后告诉我,你在气什么,嗯?”

    “宝贝?”

    “嗯。”

    伍君飏稍稍勾起唇角,牵过她的手,朝办公室外走。

    要出办公室的最后一步,顾夜歌又犟住了步子,“君飏,我不......”

    “嗯?”

    “现在外面肯定好多人了。”

    伍君飏笑,“所以?”

    “我不想出去了。”

    顾夜歌皱着小眉头,她真不想别人看到她和伍君飏在一起。

    “好吧,那我叫人送两份午餐进来。”

    “别!”

    顾夜歌连忙拒绝伍君飏的提议,那别人还指不定怎么想他们在里面做什么呢,忙的连饭都不出门吃。

    “那我抱你出去,你躲我怀里就看不见他们了。”

    顾夜歌瞪着伍君飏,那不是掩耳盗铃嘛,看到他唇角的笑意,她突然顿悟,原来他提的两个建议都是逗她玩的,亏她才反应过来。

    “呵......走吧,宝贝。”

    伍君飏拉开办公室的门,优雅如斯的在法务部员工的惊讶目光中牵着顾夜歌走进了电梯。

    直到电梯门关上,顾夜歌才抬起头,从电梯金属门里的映影里看到伍君飏正望着她笑,耳根蓦地一下又红了。

    “宝贝,做贼心虚了?”

    “我没有。”

    “噢?那刚才谁一直低着头,将我的手抓的紧紧的啊?”伍君飏笑意吟吟的看着顾夜歌。

    他还是第一次见背脊永远挺的笔直的她这么不好意思的低头走路,像做了坏事的小兔子,乖顺的可爱极了。

    听到他的话,顾夜歌想从他的掌中抽手,被他倏地握紧。

    “现在想跑?晚了。”

    顾夜歌低头看了看他握紧她的手,轻声问道,“君飏,你觉得我们的手真的有不放开的一天吗?”

    “为什么没有?”

    伍君飏将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拿到面前,微笑的看着顾夜歌。

    顾夜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的眼底有一道一闪而逝的光芒,好像是对她话的探究,又好似是对他们未来的确定,她没有看的太清楚。

    她的目光从他的脸上落到了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上。

    君飏,没有吗?没有那一天吗?为什么我却感觉有那一天呢?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地下车库。

    伍君飏牵着顾夜歌走到路虎揽胜旁边,将她送进副驾驶后再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室,发动汽车。

    出车库口的时候,姜妍正好外出吃饭回来,两辆汽车擦身而过。

    从汽车的后视镜里,姜妍着远去的路虎车尾,眼睛里带着一丝冷芒,你真的就那么自信伍君飏不会被我诱.惑到么?如果再出现一个比你更美的女孩子,你还有底气说出那天的话么?呵,爱情,是穷人的高价奢侈品,是富人的廉价消费品,你于君少,算什么?

    连升饭店

    伍君飏将餐单放到顾夜歌面前,“看看想吃什么?”

    顾夜歌的目光从菜单上扫过,轻声问道,“你能吃辣吗?”

    他和她在一起这么久,没有见他吃太辣的东西,清淡口味的倒是见他吃的比较多。

    不等伍君飏回答,顾夜歌就自顾自说道,“啊,我想起来了。你胃病比较严重,不能太过刺激。”

    “呵......你想吃辣?”

    顾夜歌抿了下嘴角,点点头,“有点。”

    “那就吃辣的吧。”

    结果,服务员记录完伍君飏和顾夜歌报的菜名后,忍不住笑了。

    “你们真的好为对方着想哦。”

    伍君飏点的都是辣的,顾夜歌点的都是不辣的。

    看到伍君飏嘴角的浅笑时,顾夜歌才知道,原来,她竟将他的习惯记得这么清楚,仿佛是她自己养成的一样,那么自然的就说了出来。

    午饭过后,回鼎天国际的车里

    伍君飏看着前方的路,看了一眼副驾驶位上的顾夜

    歌,轻声问道,“宝贝,告诉我,你气什么?”

    顾夜歌沉默了好几分钟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君飏,我们分......”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吾网,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s://www.mht.la/down/txt5201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s://wap.mht.la/52018/

发表书评:https://www.mht.la/book/5201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办公室内的宠爱)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让她开口的‘法子’     返回目录     下一章:分手